没错,妖股一飞冲天。但是,中国真的需要这样的公司吗?

0

今天是6月4日,一个特殊的日子。

嗯,对于在天安门旁边开发布会的暴风来说,显然也一样。

几周以前,某个朋友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暴风1

不用想,很多同在虚拟现实行业奋战的小伙伴们,也收到了这封邮件。即便你没有收到这封邮件,想必也能在朋友圈里看到各种暴风的软文、广告贴以及各种拐弯抹角招聘的帖子,方式简单粗暴,上来就说暴风制造了多少千万富翁,相比起来上面这个邮件含蓄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心动无比地加入了进去。

这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为上的案例。如果看看我们周围,可能早已没人使用暴风的产品。但我记得,十年前暴风影音也算是装机必备的播放器之一吧。在那个年代,能直接播放 rmvb,avi,wmv 格式的万能播放器,连同当时还是良心软件代表的迅雷,简直是装机的必备软件。

而十年下来,我们还苦苦在迅雷里和失效种子做挣扎,但暴风早已不见其身影……了,吗?

不。它还存在在多年未更新的机器里。即便中关村的组装机电子卖场已经悄悄换成了各类孵化器,但预装市场并未退却。对于三线、四线城市来说,也许电脑城还会成为当地政府大力推广的高科技商贸综合体形式。

baofeng

对于暴风,这就够了。他们不需要再去在各个解码器上下更多功夫,也没有想着要靠在线流媒体取得成功(指着快播说:“哈哈老子早知道”),至于在播放器内置网络视频服务,顺手一加,我管 IP 是什么?足够的装机量,虽然在苹果用户、熟悉 IT 用户面前毫无踪影,但三四线比起一二线,怎样也是要多不少。其实,也许那里才是真实的世界。一个新浪的产品经理称:“一二线城市的白领,会愿意为多少你提供的服务买单呢?但是在三四线城市,一群人下了班后,走进网吧可以把一半工资花在给主播买花上。”

习惯是恐怖的。看着巨头们之前多次在各个入口上的争夺,你就知道庞大的装机量,能为暴风带来多少收益。一个小小的网页弹窗,就已经足够暴风好好活了。尽管移动时代也没有暴风什么事,但页游的火热和其形式也和暴风的弹窗属性正好匹配,也让暴风在不需要对技术进行更多投入的情况下活得还算不错。

暴风影音主要的盈利模式是广告模式,核心收入来源通过向视频用户提供免费为主的综合视频服务,吸引广告客户在暴风影音投放广告。投放广告的方式主要通过贴片、弹窗、Tips、文字链等模式进行。
根据财报,暴风影音第一季度总营收9241万元,相比去年7438万元,同比增长24.24%;第一季度净利321万元,相比去年同期686.8万元,同比减少146.7%。
而暴风科技2011年、2012年、2013年及2014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28万元、5585万元、3854万元和4186万元。
来源:Tech163

剩下的,只是冯鑫玩转资本的时间。对于商人的他来说,技术不过是壳子,核心是故事、商业、资本、金融。

结果,我们也看到了。暴风一举拿下了连续35个涨停板,到顶端时翻了29倍,被人称之为“妖股”。但是,这个股价背后真的仅如冯鑫说的那样,“作为A股唯一的互联网平台企业,代表了广大网民、用户的呼声与需求”吗?

我们先来看看资本对他们的初始估计:

公司募投项目着眼于强化固有技术优势、 投入相对不足的内容储备及移动产品开发,兼顾公司经营特点及行业趋势,态势积极。拟发行 3000 万股,加上发行费用合计募集 21441 万元, 基于当前发行机制我们预计发行价为 7.14元;结合行业趋势、公司态势、发行市值以及市场风格,相对中性原则下我们认为合理估值为 2014 年净利润 40-60 倍,合理定价区间为 14-21 元。
来源:丰华财经

而现在,暴风市值达到300亿以上,为其刚上市时券商分析师对其估值的15倍多。如果我们仔细翻看其上市以来的证券市场表现,能发现一些更有意思的点。从上市开始到预估的20左右,花了大概一周时间,而到20元之后日成交额也第一次提升到了百万以上,但第二天马上又回落了,接着继续上涨;到4月23日,交易额为600多万,但到4月24日,交易额一下子提升到了接近五千万。那一天暴风公布了第一季度营收状况,净亏损320万。合乎逻辑吗?顶着这份亏损的财报,暴风交易流量竟然上翻了七八倍。那种情况下你敢买吗?我是不敢。你敢吗?如果大家都不敢,那又是哪些勇士如此深谋远略呢?

后面的事不深究了,但这么大的盘子,靠什么故事来撑?单靠播放器?别开玩笑了,放在几年前还有得一聊,现在的暴风播放器对比其它家没有任何竞争力,为降低成本而不在内容层面做支出,更是连讲故事的空间都没有了。大家看来看去,只看到一个暴风魔镜。

如果我们仅看其 VR 的部分,暴风魔镜本身不过是把 Google 去年年中发布的成本几块钱的 Cardboard 做成了塑料的,然后参考三星 Gear VR 的工业设计,外观看起来是那么回事,实际体验顶天了不过是两个放大镜放在前面而已 – Google 已经用纸板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你这个东西的核心价值的价格。当然,暴风是有 app 的,每周也更新“内容”,可惜并不是所有内容都可以叫内容的。3D电影不是VR,360°的平面环视放在方框的暴风魔镜里,一点沉浸感也没有,内容无筛选,只为数量生塞硬套。暴风拿出了“并非招聘,而是招合伙人”的招聘广告,但所有行为不过是在走马圈地。没有核心技术门槛,如同魔镜的祖宗纸板盒子一样,一捅就破。

Google 在 IO2014 上正分发着成百上千的 Cardboard 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套件 | Zachary Yaro
成百上千的纸制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套件

对于 VR 来说,Oculus 无疑是最准确的风向标。从2012年8月开始上 Kickstarter 进行众筹到去年3月被 Facebook 收购,尽管中间发布了两个开发版,但消费者版明年年初才会正式发货;而直接对位手机这一块的当属和三星合作的 Gear VR 了。Oculus 的技术总监 John Carmack 是打造了 3D 游戏的男人(毁灭公爵为其代表作,后来的显卡 VOODOO 系列也是为了其游戏雷神之锤打造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他你玩到的游戏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在今年的某次演讲中谈到去年(2014)3月份的时候把自己的一些成果,运行在三星 S5 上的 Gear VR 给三星相关负责人看的时候,三星当即就想产品化这个东西,然而最后 Oculus 把控节奏,压到 Note4 发布时才提出来,同时避免大张旗鼓的宣布,并强行为产品加上一个后缀 Innovator Edition(探险者版,因为三星没有开发者版的产品),只是因为产品还处于 VR 这个概念的及格线边缘,内容也并未充足。那什么是 VR 产品的及格线呢?很简单:

一、必须有临在感,感觉你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假如没有,那么你不过是在脑袋面前绑一个显示器而已,“虚拟现实”这四个字也就毫无意义了。这一般是由大的可视角度来决定的,暴风一、二在这一点上是完全不做处理的,可视角度比不上普通的 Google 纸盒。而在今天发布的暴风魔镜三里,他们倒是提到了这一点,但这也是很难调和的点:当你扩大可视角度(也就是增加镜片的放大倍数),势必带来强烈的畸变以及色差。解决也不是没有办法,但必须针对每种专门的屏幕来定制。如果订制,兼容、平台化的故事可就不好讲了。同时,追踪要精确,这点暴风目前没有任何能力解决,因为这意味着手机厂商必须向暴风开放底层,原因在下面这点中也会提到。

samsung-galaxy-note-4-update-gear-vr-release-date

二、必须保证在普通使用情况下不会晕。这是铁律。试想,你拿暴风魔镜玩个游戏玩了一会然后难受很久,这又如何让人接受呢?提高在线时长更无处谈起。让人晕的原因有很多种,有可能是设备的,也有可能是内容的。内容方面就是不要太过刺激 – 比如你在现实中坐过山车、海盗船也可能晕,那么虚拟现实中不晕的话反倒要看看是不是临在感做得不够好了……而设备方面,也是 Oculus 和三星如此合作的原因,屏幕响应速度要快,因此必须用 OLED(三星的手机屏 OLED 是目前最好的),然后追踪要精确,也就是手机内部的惯性传感器要足够精确,一般的手机是做不到的这点的(也完全不需要,手机要那么精确的重力感应干什么,徒增功耗),所以 Gear VR 外置了惯性传感器,需要通过 USB 和手机连接。这就涉及到了安卓底层的优化、硬件驱动等等,技术门槛就被这么确立了起来 – 即便如此,Gear VR 目前也只敢称为探险者版,而非三星或者 Oculus 大肆宣传的产品,因为他们有自己心目中的标尺,Gear VR 还差那么一点。直到今年9月伴随着 Note5 上市,Gear VR 才会正式成为消费版。反观暴风,软件方面毫不设门槛,3D 也往 VR 上套,各种无沉浸感或者让人晕的内容;硬件方面魔镜3样子和 Gear VR 的接近程度倒是上了个台阶,但是核心的东西一点也没有,还是 Google 的 Cardboard。

目前,纯粹 Cardboard 类改成塑料盒的产品,在淘宝上一搜少说也有几十种,还有很多京东众筹的产品等等。论硬件,目前没有门槛,论软件,60分以下的东西再多,又有何用呢?

dodocase-design-your-own-cardboard-2

对任何公司来说,健康的情况是资本仅应为助力,而非主菜;但暴风魔镜,是完全以资本为出发点的对暴风股价的一次助推,这大概也是冯鑫从当年拆 VIE 构架准备回国内上 A 股就准备好的。当然,这个点本来也不一定是暴风魔镜,在某个平行宇宙里,可能是暴风表,暴风无人机,暴风家居……总之,是一个代表了接下来互联网某个方向的概念。也就是说虽然对外称暴风魔镜是新的创业项目,但实际上,是一个新的故事情节,以此来支撑一个资本筹码,本质上不过是资本市场的一个玩具而已。至于这个玩具什么时候玩腻,资本什么时候收手,那就看他们心情了。至于买单的人是谁,反正不会是他们。

对于国家来说,希望吸引更多的公司回国上市,愿望是好的,但这不是一个好榜样。国家希望的是真材实料的科技或者互联网公司,而不是拼资本的公司;这样吸引回来的并不是因为国内有更好的环境,而是有更大的套利和投机空间。这样的话还叫什么科技公司,直接叫金融公司就好了。当国外科技公司 CEO 在采访中谈的是火箭、超高速列车、电池技术、人工智能的时候,我们看的是股价、资本、商业运作。当我们的科技公司 CEO 开始标榜自己办公室里没有 PC,我们要去反省一下,国内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走的路歪得有多远。

股价游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