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阶段宣判结束,Oculus被判赔付五亿美金

0

从2014年开始上诉,今年1月初开始开庭的案件,终于告了一个段落。Oculus 被判以违背 NDA 协议的名义,赔付 ZeniMax 共计五亿美金。其中 Palmer Luckey 需要因虚假标注而赔付五千万美金,Brendan Iribe 以一样的原因赔付一亿五千万美金,Oculus 公司的三亿美金中,五千万虚假标注,五千万侵犯版权,还有两千万违背 NDA 协议。宣读判决时,Palmer Luckey 和 John Carmack 都在场。

其中,并没有 ZeniMax 宣称的关键性罪名 – 盗用商业机密。

而结案后 Oculus 也发布了声明,貌似要进行上诉:

这个案件的核心是关于 Oculus 是否窃取了 ZeniMax 的商业机密,陪审团最终的判决显然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们对判决的其它几个方面略有失望,但这不会动摇我们的决心。Oculus 的产品是使用 Oculus 的技术打造的,我们对 VR 长期投入的承诺依然保持不变,整个团队将继续他们从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开展的工作 – 开发虚拟现实技术,来改变人们互动和沟通的方式。我们将准备提出我们的上诉,最终将此诉讼给怼掉。

ZeniMax 也同样发布了声明:

我们很高兴,这个案件中达拉斯的美国地方法院的陪审团已经因为被告非法侵犯我们的版权和商标,以及违反我们和 Oculus 之间的关于我们独立开发且分享给 Oculus 突破性 VR 技术的 NDA 协议,而授予 ZeniMax 五亿美元。此外,陪审团维持了我们对 John Carmack 盗窃包含 RAGE 源代码和包含 ZeniMax VR 技术的 USB 存储设备上的数千个电子文件的控诉。虽然我们遗憾地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利而不得不提起诉讼,但是有必要对那些从事非法活动的公司采取正确的立场,以阻止他们获得对新的有价值技术的控制。

被告的责任是由 ZeniMax 所提供无可辩驳的证据建立的,包括(i)虚拟现实技术的突破发生在2012年3月的 id Software,通过我们的前员工 John Carmack 的研究工作(ZeniMax 所拥有的产权)实现,届时我们还没有和被告取得任何联系;(ii)我们在一项 NDA 协议的限制下与被告分享了该 VR 技术,该协议明确规定所有技术均归 ZeniMax 所有;(iii)Oculus 的四个创始人在 VR 中没有专业知识,甚至没有背景,除了 Palmer Luckey,但他不能编写软件,这是解决 VR 问题的关键;(iv)在当时的起6个月内有从 ZeniMax 流向 Oculus 的代码和其它技术援助的记录;(v)Oculus 在书面上承认从 ZeniMax 处获得关键源代码;(vi)Carmack 在他收到这个诉讼的通知之后故意摧毁了他计算机上的数据,并且在他 Google 了如何擦除硬盘数据之后,其它 Oculus 计算机和 USB 存储设备上的数据也被删除(由法院指名的独立计算机专家进行取证);(vii)当他离开 id Software 时,Carmack 承认他秘密下载并从 ZeniMax 窃取了10000多份文档到 USB 存储设备上,以及把 RAGE 和 idtech®5 引擎的整个源代码上传到他在 Oculus 的电脑里;(viii)法院的专家声称 Carmack 提交的书面陈述中否认销毁证据是假的;(ix)Facebook 的律师向法院陈述关于那些相同的 Oculus 电脑的情况,法院的专家表示并不准确。Oculus 在这种情况下的回应,声称他们没有使用从 ZeniMax 得到的任何代码或其它帮助是不可信的,并且与 Oculus 的程序员(承认剪切和粘贴 ZeniMax 的代码到 Oculus SDK 里)的证词,以及专家的证词相抵触。

我们将考虑我们需要采取哪些进一步的措施,包括通过寻求禁令限制 Oculus 和 Facebook 使用陪审团认定侵犯 ZeniMax 的版权的代码,以确保他人不会持续盗用我们的技术。

ZeniMax CEO 的声明:

技术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我们认为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是一项严肃的事务,我们感谢陪审团对被告的裁决,以及对这些严重违法行为判给5亿美元的损失赔偿的金额。

money-money

那么,接下来会如何呢?对于 ZeniMax 来说,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胜利,但看他们的情况有可能“继续上诉”,倒不一定是为了得到更多利益,但至少希望能稳固现有的五亿美金。而 Oculus 这边,则看 Facebook 的选择,如果他们能有一些更有利的方向的话,完全也可以反诉回去。一样,不一定是为了讨回五亿美金,更关键的是现在还有几家(Total Recall)也想起诉 Oculus,而这算是立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榜样。

另外,在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是 John Carmack 在离职的时候拷贝了邮件和引擎代码,让 ZeniMax 抓到了漏。众所周知,Carmack 作为现代 3D 游戏之父,其一手打造的 idtech/Quake 引擎也是后来好几个引擎(包括 Valve 的 Source 引擎)的先辈。其经历甚至被写入了『Doom 启示录』中成为图形程序员的心灵圣典。

那么,如果你是他,离开这个你倾尽心血,做了大半辈子(Carmack 21岁创立 id Software,在公司22年)的公司时,你会把你的邮件拷走吗?

1111111


Source:RoadtoVRUploadVRPolygo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