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iMax不知天高地厚,张口竟要40亿美金

0

“如果他们能够做到,为什么会要我们的人拿我们的代码?”

这似乎是 ZeniMax 律师 Anthony Sammi 在今天结案陈词里的主要论调。

代表着 id Software 和 Bethesda 两大业界知名游戏工作室背后的财团 ZeniMax,这位律师要求达拉斯陪审团裁决 Facebook 给他们20亿美元的赔偿和另外20亿美元的惩罚性损害赔偿。

相反的,被告 Oculus 的律师 Beth Wilkinson 向同一个陪审团控诉,这个案子是由 ZeniMax 的尴尬,嫉妒和恼羞成怒,而非事实来驱动的。

随着为期三周的 ZeniMax 起诉 Oculus 的审判即将结束,原告和辩方都在下午作了结案陈词。这些论点有助于更好地帮助陪审团,为这个现在已达40亿美金的案子去做出决定。

“我们现在站在这里,是因为被告们窃取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东西,”Sammi 恬不知耻地迷惑着陪审团,继续把整个事件描述为一个骗局,并宣称 Oculus 的联合创始人 Palmer Luckey 自己开发 Rift 是天方夜谭。相反,Sammi 认为,id Software 的软件联合创始人 John Carmack 才是整个事件里的关键。

他的论点着重在 Carmack 才是 Oculus 成功的基石。Sammi 认为 Luckey 只不过是一个爱好者,而不是一个软件专家,意味着 SDK 的部分是 Oculus 的其他人开发的。基于 Oculus 工程师和 Carmack 之间的电子邮件的交流,Sammi 得出的结论是 Carmack 的贡献对于使 Rift 成为理想的虚拟现实设备的核心至关重要。

 Doom 3 BFG Edition | id Software
Doom 3 BFG Edition | id Software

Sammi 继续称,如果让虚拟现实可行的必要信息在图书馆和在线资源中可以找到的话,那么许多其他公司就会去做同样的事情。这意味着,Oculus 的核心可用代码必须来自某个地方 – 而这个“某个地方”就是 Carmack 和 ZeniMax 的技术制作出来的『Rage VR』实验床以及『Doom3 大逼枪版』,也就是说违背了 Luckey 所曾签署的保密协议。

Sammi 还回顾了法律专家 Andrew Rosen 的证词。物证电脑被擦除数据的时间,是在去年 Oculus 律师发出关于此案立案的消息后,电脑为此案留下文件映像的三分钟前。这个论点和 Nate Mitchell 关于“不要在电子邮件里交流因为电子邮件是永久的”消息放在了一起,以及 Brendan Iribe 和 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在发出证词之前的交流,都显示了串通,和对证据的蓄意破坏及混淆。而 Zuckerberg 则是故意忽视这些问题,在三天内达成了这样一个数十亿美金级别的收购案。

ZeniMax 的律师也列出了损害赔偿。他根据损失专家(为什么有这种专家)Daniel Jackson 在之前证词中拿出的一堆表格里的数字,声称惩罚性损害赔偿的金额从13.3亿美元一直到高达20亿美元。这还不够,Sammi 说补偿金也是很重要的,这个额外补偿的总额可能与损害赔偿一样多,使整个总额高达40亿美元。他称 Facebook 的净值非常高,因此需要更高的损害赔偿和补偿(嘴脸毕露)。

Oculus 的律师 Wilkinson 是接下来的发言人,同样也强烈地阐述了她的论点。她对陪审团的开场辩论呼吁体面,称 ZeniMax 蔑视被告和他们的证人在交叉检查期间提供的不同证词。 “他们嫉妒,他们很生气,他们恼羞成怒,”她说,继续引用原告称 Oculus 的人为一群“小丑”,并把 Rift 称之为“愚蠢的”。

carmack

此外,Wilkinson 称,ZeniMax 从来不重视虚拟现实 – 更不用说自己的那些相关商业机密,也没有及时对技术进行声明。她称 ZeniMax 的 CEO Robert Altman 只关注三 A 大作的制作是一个“狭隘的战略”,没有把 VR 看作可行的商业路径。Altman 在2013年11月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他认为过去消费级 VR 都失败了,目前这次也没啥希望。

据辩方声称,ZeniMax 从一开始就知道 Oculus 所做的一切。来自 Carmack 在2013年1月的电子邮件显示,他敦促 ZeniMax 领导即将到来的 VR 浪潮,但是 ZeniMax 告诉 Carmack 去管好自己 Doom 4 的研发。当时,Bethesda 的总裁 Vlatko Andonov 也发送了一个电子邮件给当时的 id Software 总裁 Todd Hollenshead,告诉他们别离 Oculus 太近,因为项目很可能失败。

两名被原告叫上庭的 ZeniMax 人员,无论是 Altman 还是 id Software 创意总监 Tim Willits 都不是 VR 方面的专业人士。Willits 甚至说他没有在 id Software 里写过哪怕一行代码,因为他“不是一个技术人员”。这也使得 Oculus 律师 Wilkinson 恳求陪审团衡量证人的可信度,包括由 Altman 和 ZeniMax 的“计算机科学专家”David Dobkin 和 Michael Gleicher 提供的那些无耻的证词。她还让大家注意,很多次地区法官 Ed Kinkeade 不得不打断对方的交叉验证,迫使证人直接回答那些可能对他们来说有些尖锐的问题。

辩护方以对 ZeniMax 的指控做出的一系列的回应作为结案陈词。法律专家 Barbara Frederiksen-Cross 没有在 Oculus 代码中发现任何复制的证据。无论是 Carmack 还是 Hollenshead 都声称 Oculus 从来没有从『Rage VR』实验床或者『Doom 3 大逼枪版』中获得任何实际的源代码。早期的一些 Oculus 工程师表示,他们中的人要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 Carmack 源代码,要么也确认他们的代码是独立开发的。每个商业秘密组件(例如色差校正,头/颈部建模)都已经是公开已知的,并且在行业中有这样那样不同的解决方案。

Wilkinson 最后转回到她一开始的意见,结束了她对陪审团的陈词。她说:“ZeniMax 就是一堆‘吃不着葡萄嫌酸’的人”。

陪审团预计将在下周审议,然后再作出决定。

本次开庭在本月早些时候开始,包括 Carmack,Zuckerberg 和 Oculus 联合创始人 Iribe 及 Luckey 等人士都上庭做了陈词。

上周时的陈词结束在 Iribe 阐述的当年 ZeniMax 和 Oculus 之间谈判失败了。Iribe 在宣誓的情况下说,当时 Bethesda Softworks 的总裁称 Oculus 团队是“小屁孩”,并威胁 Oculus 不签署一个合作协议的话就要阻止 Carmack 从事任何与 VR 相关的工作。那个合作协议将授予 ZeniMax 15% 的 Oculus 股权。

palmer-luckey-ces

在那一周早些时候,Palmer Luckey 从去年九月之后终于第一次公开亮相。那之前他因为秘密花钱资助一个非官方的唐纳德·特朗普集团而引起众怒。那天在法庭上,ZeniMax 集中在证明 Luckey 是否有能力在没有 Carmack 帮助的情况下自己制作 Oculus Rift。

同天,Zuckerberg 因看起来过于快速地完成二十亿美金的交易而受到拷问。开庭第一周时,Carmack 则因在离开公司去 Oculus 前拷贝了 id Software 电脑上的一些邮件而受到质疑

位于马里兰州 Rockville 的 ZeniMax 从2014年5月开始起诉 Oculus,指称他们私自挪用商业秘密进行 Oculus Rift 头显的研发。该诉讼是在 ZeniMax 公开指控 Carmack 向 Oculus 私自提供技术的几周后提出的。Oculus 声称他们会驳斥这些说法。

根据 ZeniMax 的投诉,Oculus 的联合创始人和 Rift 的发明人 Palmer Luckey – 以及现在在 Oculus 工作的半数以上的 ZeniMax 员工正在基于 ZeniMax 花费数百万美元的研究和代码来打造 Rift。

Oculus 现在已经是 Facebook 的一个部门,否认了所有的这些指控,称这是在 Facebook 收购该公司后的诉讼,只是一个“妄想赚块钱”的行为。

Luckey,Oculus Rift,Carmack 和 ZeniMax 所拥有的 id Software 之间的历史复杂而紧密。五年以前,John Carmack 就发表过一个 Rift 的评测


Source:PolyGo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