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os Panay 已经证明了,他是现在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产品经理。

他一次又一次通过不同的方式证明了自己对于产品本质的理解,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

乔布斯有很多故事,有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其实在于他对于东方哲学的理解:比如他对于日本美学和科技的喜好,他对于极简风格的追求,他对于禅修的理解,等等等等,这些普世的智慧最后被他直接在科技产品上落了地。

microsoft-surface-studio-panos-panay

而同样的品质,我们也可以在 Panos 的身上看到。

无论是他推崇的临在,上次发布会提到的和家人在一起的临在,工作时的临在 – 和这一次提到的 Flow,都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时人类最高的精神状态,也是东方哲学和禅修所追求的核心。

洛杉矶一个临街早餐店餐桌上的等候牌
洛杉矶一个临街早餐店餐桌上的等候牌

在这个时刻谈起这一点的重要性,比起以往任何一次产品发布都要来得更为重要,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产品经理的个人性格或者私人喜好而已。

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这一次,Surface Studio 本身其实就还好,但只有加上那个 Surface Dial 才让这整个设备的交互性上了一层楼,甚至和之前所有的一体式电脑完全不同。可以说,整个设备的核心就在于这个 Surface Dial 也并不为过。

在我们习惯的各种操作中,我们一直缺少了一种关于程度的调整。比如说,传统的鼠标适合于非常精细的调整和要求准确度较高的操作。鼠标中键的滚轮可以谈得上接近“程度调整”,但由于各种历史原因,一直没有流行起来,也没有太多兼容的应用,导致最终被极简化的风潮所淘汰掉了。触摸屏则更加方便、本能、简单而易于上手。但触屏本质上是一种将科技平民化的“倒退”,而不是去把复杂无序的现实抽象成有序处理方式的一种创新。

microsoft-surface-studio-2

我们长时间也一直就靠着这些操作,去和个人电脑进行交互。

但是,对于设计师而言的话,可能会经常涉及到一些程度上的调整。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修图时,时不时会遇到是不是要亮一些或者暗一些、颜色深一点或者浅一点、对比度高一点或者低一点、相对比例大一些还是小一些等等等等的问题。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就算是只是为了看视频,那也经常需要根据剧情一边浏览一边找到上次看剩下的位置且能精确到秒。

这,就是 Surface Dial 的核心意义所在。它是目前微软作为一家生产力公司,从自身定位出发而最终实在化的一款产品。

surface-dial

至于 Panos Panay 到底是如何思考出这个交互范式并最终能够定型这个设备的呢?我认为还是基于实用层面,把自己的心扑在设计师、创作者和各种生产力需求者的身上,设身处地的去想要怎样能让他们更轻松地去创造,经过无数次磨合而最终得出的结论。

从这个角度来说最直接的思路就是,如果我是一个在极度心流状态下的创意工作者,那么怎样才能让我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有哪些操作上的不便会阻碍我?哪些东西,能让我更加 Flow

对于 Panos Panay 这种一看就天天冥想的人,想必这是一个时刻都需要去面对的问题 — 而正因此,Surface系列的无缝化就有了真真切切落在实处的意义,也是他一直反复所强调的,要如何去尽量去缩短,你和你的作品之间的距离?所有的计算设备,不过是一个把你脑海中所想到的东西搬出来成为现实的工具而已。而 Surface Dial,就是微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 通过一点点的改进,来保持并促进极度纯粹的精神状态。

这个核心理念,也在 Surface Studio 的主题曲 Pure Imagination 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这个全新的交互方式,真正的恐怖之处,在于它暗含了一个数学原理。

那就是积分

我们都知道,高维度是低一层维度的积分。长度是点的积分,距离是速度对于时间的积分,我们存在的世界是三维空间对于时间的积分,黑发美人是秃子对一根头发的积分(咦)。

实际上,无论是触摸屏也好,鼠标键盘也好,这些都只是是对于一个个抽象化的平面的操作,我们只能够去操作一个时刻,一帧帧地去调整一个片段,即便有一些工具能让我们一次性处理完一个时间段上的内容,但它内部的运行机制,依然相对于操作者来说是一个黑盒。

而当引入了这种转轴的操作之后,实际上就让我们能够有一种,相当方便且本能地去微控这一个时间段内每一点内容的手段,而且又由于是连续的,所以会非常自然流畅,而不是那种一帧一帧的,违反人自然理解的抽象操作方式。

当然我这里是用类似于视频这种基于时间一帧一帧的方式来举例子,但实际上对于空间也是一样的,最典型的就是应用 Mental Canvas 里的三维导航操作,想必大家也看到了,用上这个设备之后呢,也相当于你把二维的平面积分了,就能非常方便本能地进行立体操作(在以下视频最后)。

当然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Panos 强调了 Dial 和屏幕的融为一体。这个重要的特点也许就是鼠标中位滚轮和之前的 Nuimo 被淘汰或尚未成功的关键: 我只有在时间轴自由移动,才是有意义的,而不是之外。

这也契合了 AR/VR 时代对于立体交互的需求。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数学本身也不过是描述这个世界运行的其中一种方式而已,对于这款设备本身 Panos Panay 还是完全从创作者的角度出发不停提炼才抽象出来的想法。“我和 Pete 设计这款产品的愿景是为了连接数字和模拟世界,希望能通过它把数字和模拟世界尽量混合在一起,直到所有的数字都开始变得模拟起来。这种把一个屏幕上的东西赋予生命的念头一直驱使着我。”就像,有了时间Δt,我们才有了生命

这个数学总结说到底不过是我根据自己的想法的一个马后炮,希望能启发到大家在这上面有非常大的潜力可供挖掘,毕竟积分是高等数学中离我们生活最接近的一种存在 — 而且貌似国内的互联网用户都是看三体里的降维攻击长大的(咦)。

现在虚拟现实的一切,都还处于萌芽状态 – 尤其在交互设计层面。当我们以低维的方式去构建高维世界时,我们笨拙而吃力。我们追求拟真以提升临在感,但却忘了人机交互本身是对世界的一种抽象。Surface 系列彰显了 Panos Panay 对于本质的思考,也是把这种思维以如此优雅方式产品化的一个完美范例。我热切期望着,他终于开始全力扑向人工现实的那一天。

surfacestudio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