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在讲,2016年是 VR 元年,毕竟 Rift、Vive 和 PSVR 三大头显都是在今年问世的。但是,真的就那么确定?Rift 头显在1月6日开启预订时,600美元的高昂价格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而 Oculus 2019年9月份的时候还表示价格大约只有350美元。

至于 Rift 头一年的销量,即便的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也只是拿“好几万套”这样的说辞来蒙混过关。与此同时,VR 内容开发商也在犹豫要不要继续下注,谈论着 VR 在2017年才会大爆发的可能性。我们在今年看到的 VR 内容,大多数都是短篇幅的体验性东西。开发者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去搞清楚哪些东西对 VR 有用,哪些没用,但还没来得及把这些经验教训运用起来。

最后一个计算机平台

最后的平台这种说法,我们当然不是第一次听说了。稍微有点资历的人都会记得 VR 在上世纪90年代时向主流的野蛮渗透,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最终归于湮灭。人们都已经接受了 VR 要兴起还尚需时日这样的说法,直到某个叫 Palmer Luckey(Oculus 创始人) 的瓜娃子在他老爹的车库里捣鼓出了 Rift 这么个玩意儿。我们正处在一次技术革命的前夕, VR 被 Oculus CEO Brendan Iribe 描述为“最后一个计算机平台”,终将把电脑、手机等其他平台统统取而代之。但即便是 Brendan Iribe 这么一个坚信“VR 能够成为真正主流”的技术控,对待 VR 也抱有一种漠然乃至敌视的态度。

人们对真正 VR 的渴望压抑已久,Facebook 和 Oculus 虽然将 Rift 头显的定价提高到600美元的地步,然而对人们这种需求的评估似乎仍显不够。预订开启后,原定的发货日期一再延后,从最初的3月一直拖到7月。也许 Reddit(美国贴吧)上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绝对不买 Rift,但总会有更多的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囊、入坑。

早期普及

整个虚拟行业(VR 和 AR)在2015年的资本投资据估计高达7亿美元,很多人都难以想象,这个新兴产业到最后能发展到什么地步、价值几何。Digi-Capital 给出的数据是,到2020年时,VR 和 AR 加在一起的市场总值将达到1500亿美元。以 Rift 头显600美元的售价来看,VR 真能走到这一步?假如 Vive 头显把价格定为1000美元,甚至是1500美元,VR 成为主流的希望是否会就此渺茫或者甚至断绝?

Vive 799$

Rift 收到的预订申请仍在快速增多,据此,以上问题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除了那些已经得到预订机会的人,还有更多人在虎视眈眈地攒着钱。然而,在今年乃至明年市场都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真正的问题其实并不在于三大厂商能卖出多少套设备,而是他们能生产出多少套。这才是 VR 早期普及的限制性因素。

VR 设备零售

另一个问题在于 VR 设备的零售渠道能否得到保证,以及如何保证。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你想从零售商那里购买 Rift 头显,你还得被捆绑销售一台高配 PC,总共的价格不少于1500美元。再加上零售商所要赚取的利润,最终的成本价格是不是会把消费者直接吓跑?演示站雇员的工资与培训费用由谁来出?零售店能拿到多少 VR 设备的配额?哪些地区的哪几家零售商能取得经销资格?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要从零售商手里买设备需要等到什么时候?还好,Rift 头显明年4月就将开始零售,以上问题的答案用不了多久即将一一揭晓。

然而,即便如上所述,就能说明2016真的就是 VR 元年?是的,但是这跟 HTC 或者 Oculus 其实没什么关系。这两家厂商在初期的生产能力反而有可能会限制 PC 端 VR 的普及。HTC 虽说有现成的供应链可以利用,但他们却不太可能在一个刚刚起步阶段、尚有待证明的技术上孤注一掷。

真正能够扭转局面的,其实是索尼。索尼的 VR 设备价格亲民,内容出色,用户基础也更加的庞大、稳定,这一切都是它令人艳羡的资本。全世界数千万 PS4 用户,要体验 VR 所需要做的也只是再买一部 PSVR 而已。哪怕是之前没有 PS4 主机,连同 PSVR 一起买的价格,也比 Rift+适配PC 方案的成本低很多。

到年底统计三个设备的销量时,不出意外的话 PSVR 会比 Rift、Vive加起来还要多。这其实没什么。第一代 VR 设备所追求的,是向大众普及 VR ,为开发者奠定市场基础,而不是互相竞争市场份额。竞争那是以后的事情。2016年兴起的这场 VR 热当然也存在着失败的可能,但是从眼下的情形来看,一切似乎都还不错。

oculus-rift-htc-vive-playstation-vr222


Source: VR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