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总统竞选人、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谈虚拟现实

0

纽特·金瑞奇(Newt Gingrich,1943年),美国政治家。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首府哈里斯堡,1978年当选佐治亚州国会众议员,后成为国会保守派共和党领袖,终结了民主党42年在众议院的统治地位,因此成就1995年当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后和克林顿总统在预算上冲突激烈,又支持因莱温斯基案弹劾总统,1998年中期选举失利辞职,2012年参加总统竞选,中途宣布退出。

以下为 Fusion 记者 Kevin Roose 对他的访谈。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前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最近成了一个业余未来学家和科技博客博主。他访问了 Google X述说了对于 Uber 的意见,目前还在为 Mashable 写苹果表的评测。但目前他最感兴趣的是虚拟现实 – 尤其是 Oculus Rift,在本月初的时候他去到 Facebook 总部里去体验了一下。

“只要戴上 Oculus Rift 几分钟,”金里奇在他的博客里这么写:“你就知道百万人民都将会成天地把这个设备往自己脸上罩。就是那么神奇。”

过了几天,金里奇发推特,又在说他有多么爱虚拟现实,我推了回去,问是否可以采访下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干。可能我无聊,突然想搞一下。可能我觉得这位71岁没事谈论月球殖民的保守派会说些关于 Oculus Rift 的有趣愿景。我也不知道。

金里奇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们谈了一会。他人很好,只挂了我一次电话。我也能感觉到他对于各种牛逼科技充斥的未来的期盼之情,尤其是关于国父的超级真实虚拟现实电影。


那么,议长金里奇先生,您觉得虚拟现实哪让您最激动?

我们从静态图片,到黑白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到彩色印片再到宽屏影院再到电视。现在,我们甚至能创造一个现实,在这个现实里一切都如此鲜活靓丽栩栩如生,甚至让我们的感知系统对待它如同对待真实世界一般。

我在体验 Oculus Rift 的时候……有一个场景,我站在70层高的一栋楼顶边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正站在70层高楼顶的边上。而且差不多你得不停告诉自己这是假的你才能冷静下来。

显然,虚拟现实游戏将会变得非常强大。而我想到的是,在教育方面 – 如果你能和乔治华盛顿同处一室,进行一场对话,会怎样?

你试了哪个 Oculus 的版本?

呃,我试的版本(新月湾)据他们说已经离最终发售版很接近了。但目前明显还是原型状态。

你觉得虚拟现实会有什么政治方面的应用吗?

第一步,这个东西首先要流行起来。只有广泛流行起来了,它才能造成足够的影响力。当然,有可能我们离那个阶段还得有个几年。但是当我看到连苹果表发售第一天都能卖几百万个,事情可能会比我们想象得快。

Newt Gingrich 正在体验新月湾原型机
Newt Gingrich 正在体验新月湾原型机

你会给自己买一个 Oculus Rift 吗?

基本确定以及肯定。我们其实已在和 Oculus 的人谈了。目前我们非常想拍一个关于乔治华盛顿的电影,也正在和他们探索在虚拟现实里拍摄电影的方式。

Google, Facebook, 还有一些其它科技公司都会和国安局发生些摩擦。联邦政府应该干些啥才能重新得到高科技公司的青睐呢?

我觉着吧,大家必须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真的,去站在对方的位置上看问题。Google 和 Facebook 会经常顾虑国安局,但是,你们呀,也要同时去顾虑一下 ISIS 才—

[金里奇的另一个电话响了。铃声之大,大了又大。他起身言歉,说马上就回。断线了。我等了20分钟,才意识到原来他挂电话了。终于,他回了电话。]

不好意思,刚才这个电话我必须得接。

没事。铃声是啥来着?听起来像“周一足球夜”的主题曲。

不,不,不,是“舞蹈皇后”。

用这铃声多长时间了?

哦,从 2010 年开始。我看了“妈妈咪呀”然后挺喜欢的,就把它设成铃声了。所有的铃声都是“舞蹈皇后”,除了我内人。

她对应啥?

“超级大腕。”

[…]

你问了我们正在看哪些科技相关的东西。Mashable 让我们给苹果表做个评测,所以我们会玩玩那个,看能想出点有什么好说的东西没有。

他们付你钱吗?

没有!

你喜欢 iPhone 还是安卓?

我用 iPhone,但我不用 Mac。我理解不了 Mac。但我有 iPad 和 iPhone。在 iPad 上,我除了写东西以外什么也不干。我所有的书啊笔记啊什么的都写在 iPad 上。

你用 iPad 写了本书?

是的。用 Pages 就好了。我直接在玻璃屏上打字,每周都要写两篇。

不少人对于 Oculus 小黄片都非常鸡冻。你觉得你对这种事情会有所期待吗?

听好了年轻人,我觉得人类的体验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很多游戏都包含了衣着褴褛的瘘琐小人互相残杀的要素,而它们的成功也不能说和这些东西毫无关系。它们同时满足了人们多方面的需求。

你担心虚拟现实会让人们疏远真正的现实嘛?

哦,听好了!当年荷马坐在火炉边唱着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时,就有很多人以为这些靡靡之声会让年轻人们迷失在幻想乡里。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之中~对于艺术和哲学一个最常见的抱怨就是它们经常挑战普通人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当然的现实。所以,如果不那么激进的话,我会说这些玩意至少扩大了对于现实的定义。

采访经过审核编辑

skyscraper


Via:Fusio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