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明白了”

0

本文为 UploadVRWILL MASON 于 5月20日所作。

从我第一次收拾包裹,离开在弗罗里达那和女友一起居住的温馨公寓来到三藩市,住进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隔间里已经有五个月了。这一切,都是为了 VR。异地恋自然是辛苦的,但很幸运,她一直善解人意地对我非常支持。而更难能可贵地……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不相信虚拟现实这个概念……直到几天前。

还记得去年第一次拿到 DK2 的时候,我激动地在房间里玩了一个下午(好吧,实际上是花了一下午让它运作起来)。她下班回家(我在家工作)时,我正在弄“Titans of Space”这个演示。我跳了起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把她推到电脑前,将 DK2 往她脑袋上一罩,顺手拿出手机开启拍摄模式。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并没有带来想要的结果,我等啊等啊,那料想之中的反应却并未发生。一些浅笑,一些“哦,挺有意思的”评论,但,没有。没有那种发现新世界的光芒。

当然,那晚贼心不死的我也给她试过另外几个演示,但得到的反应不外是“嗯,不错啊但是……(有点晕/这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做成这种形式)”等等。老实说,有点被打击到了,不过我是个内心强大的男人,坚决地来到了西边,而她也继续相信我,支持我。

但是,几天前,当她第一次戴上 Oculus 新月湾的原型机后,一切都改变了。

前几周里,我花了些时间把她从弗罗里达带了过来,所以就能带她去硅谷虚拟现实聚会(SVVR)了。我事先给她预约了个周二下午新月湾的演示空位,并在那天和她一起走进了演示厅里,忐忑不安地看着她戴上新月湾,希望能看到一个好的反应。还好,我没有失望。

以往的“嗯”变成了大大的笑容,很快她咯咯的笑出了声来。新月湾的演示是一段一段的,每一段都是不同的场景,而她的反应没有随着时间而减弱。最后,她摘下了头显,脸上的笑容,我前所未见。她停了几秒,终于说出了让我觉得“一切都值了”的那句话:

我现在明白了。

对于我来说,这是相当美妙的一刻,我们两人也会铭记很久。虚拟现实终于到了这个能让普罗大众清晰地感受到它魔幻魅力的点上。嗯,至少在接下来,我们的爱好、热情和事业终于也能被自己在乎的人们所理解。


Via:UploadV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