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er Luckey 已然销声匿迹,这位麻烦缠身的 Oculus 创始人上周缺席了自己公司今年的开发者大会。而就在他黯然隐退之际,另一位技术天才登上了 Oculus Connect 3 大会的舞台,为人们演示炫酷 demo 并畅想虚拟现实的未来。他就是 Palmer Luckey 的顶头上司,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

上周四的 OC3 大会上半程成了扎克伯格的主场,他在会上展示了用 VR 设备在Facebook 上进行加强版社交的的精妙。忘掉你的网页浏览器和手机应用吧,很快你就能见到 Facebook 好友的3D 形象,和他们一起在拟制的海滩、火星上或是传说中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见面、寒暄。

而在大会演讲之外的几乎每一处标着 Oculus 名称的地方 — 所有的 demo 展台、标幅甚至是圣何塞会场中心入口处的滚动字幕 — “Oculus” 一词后面都缀有加粗字体的”from Facebook”。

新的 "Oculus from Facebook"标识在会场中心随处可见
新的 “Oculus from Facebook”标识在会场中心随处可见

在一些参会者看来,就像是 Facebook 已经全盘接管了本次开发者大会。

一名参加了大会的开发者 Keith Kaisershot 说:“是不是明年就要改称 Facebook Rift 了?谁知道呢。”

如果你不知道 Oculus 这一路是怎么发展过来的,用“接管”这个词来描述它与 Facebook 之间的关系状况可能会让你费解,毕竟后者在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豪掷20亿美元拿下了 Oculus。然而 Facebook 在大会上的做法,有可能预示着 Oculus 这个最有名的 VR 公司(虽然索尼和 Valve 在高端市场也占有一席之地,但 Oculus 才是掀起本轮 VR 兴趣与投资风潮的那一个)将有一个新的、附属色彩更明显的发展方向

当初 Facebook 收购 Oculus,承诺过会让后者保持独立,甚至允许其保留距 Facebook 旧金山湾区大本营将近400英里之遥的加州欧文总部。而 Facebook 当时表现出的最大诚意,则是一直维持 Palmer Luckey 处于核心地位。 Palmer Luckey 的少年天才光环曾帮助 Rift 最初在  Kickstarter 众筹时取得成功,并且从那时起就充当着 Oculus 的公开代言人。

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2012年时 Oculus Rift 还只是连在智能手机上的一副滑雪镜的模样,而自那时起 Luckey 就不断出现在 Oculus 每一次的公开场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 demo、与开发者聊天打屁或是登台分享最新的创新成果。实际上,2014年的第一次 Oculus Connect 开发者大会,就为适逢当天过生日的 Luckey 安排了一次庆生 party。

在很多人看来,Luckey 在公司被收购后还能继续出席场合,也就意味着 Oculus 不会背离其众筹的草根出身。2014年 Facebook 最初公布 20亿美元的收购方案时,就有 Oculus 的赞助者发声反对。Luckey 早先承诺过不会出售公司,他的出尔反尔让一些人很愤怒,认为自己的投资被 Luckey 拿来敛财。

还有其他一些人则担心 Facebook 有可能会不尊重 VR 用户的隐私,或是淡化 Oculus 的品牌。参加今年 OC3 大会的另一位开发者 Gerald McAlister 回忆称:“人们被 Facebook 的收购吓到了。”

收购完成后,Luckey在 Reddit 等社交平台上的活跃,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人们的这种疑虑。他坚称,Facebook 会让 Oculus “自主规划、独立运营”。尽管在名义上 Oculus 已经成为 Facebook 的一部分,但 Luckey 对独立开发者的持续支持让 Oculus 保留了它原本的草根形象。

然而Luckey 对开发者和用户做出了过于乐观的承诺,Oculus 也因此一再碰上麻烦。例如,Luckey 说 Facebook 的投资会让 Rift 头显更好、更便宜。(Rift 确实比以前更好了,但价格却比早先的开发者套件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他还说过不会限制用户在其他设备上玩 Oculus 游戏,却也再次食言。

每当 Luckey 在社交媒体上一消停,就会有 VR 行业拥趸开玩笑说,这货有可能被 Facebook 罚去练闭口禅了。今年的开发者大会 Luckey 未曾露面,只怕是一语成谶。

对于 Luckey 的这次缺席倒是有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与反希拉里的政治组织纠缠不清,东窗事发后坦白交代起来也不尽不实。Oculus 副总 Nate Mitchell 在接受 CNET 采访时表示:“ Palmer (自己)决定不参加大会,不希望分散人们对大会的关注。”(Oculus 方面也一再确认,Luckey 仍是公司一员。)

Palmer Luckey 承认资助反希拉里政治组织 Nimble America
Palmer Luckey 承认资助反希拉里政治组织 Nimble America

Nate Mitchell表示,无需对 “Oculus from Facebook” 的标识作过度解读,Oculus  团队仍然很独立。他说:“我们是 Facebook 的一部分,希望让 Oculus 与母公司结合得更紧密一些。”但是他并未解释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世界知名技术咨询公司 Gartner 分析师 Brian Blau 也发表了类似意见。他表示:“并不是说这一标识有何不妥,但是却能在愿意的时候,将 Oculus 全部打上 Facebook 的烙印。” Brian Blau 暗示,为了与 Google 等软件巨头竞争,Facebook 收拢了一整套越来越复杂的个体资产(Oculus、Instagram 和 WhatsApp),并且有可能在试图将所有这些资产糅为一体,向全世界输出一个统一的形象

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就 WhatsApp、Instagram 而言,与 Oculus 同为被全资收购的子公司,它们的应用、网址上却并没有明显的 Facebook 标记。似乎只有 Oculus 受到了这种待遇。

对于  “Oculus from Facebook” 这一新标识,Facebook 并未回应要求置评的请求。

而权威科技分析机构 Moor Insights & Strategy 的分析师 Anshel Sag 则做出了另一番解读:“做重大决策的是 Facebook 而不是 Oculus。虽然实际情形早就如此,但他们现在正在将这一点毫不避讳地表现出来。”

实际上,Oculus 的加州欧文总部去年就已经关闭,员工被劝北迁。一个早就被公开的秘密是,包括高管在内的很多 Oculus 员工,目前都在 Facebook 的门洛帕克全球总部办公。

Oculus 以前在加州欧文的公司总部
Oculus 以前在加州欧文的公司总部

假如 Facebook 真的有意彻底吞并 Oculus,那么,这真的是一件坏事吗?

扎克伯格似乎很看好 VR ,做了一番令人兴奋的布局,并且很舍得为此砸钱,单是今年就还将追加2.5亿美元用于新的 VR 游戏、电影和教育应用开发。

mz-next-phase-software-oc3-01
Facebook 似乎已经铁了心要在 VR行业搞事情

上文提到的与会开发者 Gerald McAlister 称:“如果没有 Facebook 的资金,Oculus 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无从谈起。在不干涉这一点上 Facebook 做得很好 — 他们为用户提供连接 Facebook 账号的选项,但是并不逼着你用。”

就连那些2014年 Oculus 被收购时大为恼火的人,现在也未必还对 Facebook 有什么不满——尤其是当初的那些众筹赞助者,他们每人都免费获得了一部 Rift 头显(Facebook 这一招用的漂亮。)对于扎克伯格在开发者大会上大出风头,硅谷虚拟现实协会创始人 Karl Krantz 表示:“这让我有点担忧,但是估计别人没这种想法。”

而对 Gartner 分析师 Brian Blau 来说,一方面他对 Facebook 越来越多的投资有些警惕,称这种投资会代替开发者自力更生的模式;另一方面,他又将 Facebook 不断加强的介入视为一种成熟的标志。Brian Blau 称:“Oculus 正在成长,对待 VR 商业也变得更认真……Rift 已经发售,于是突然之间不再是‘咱们做个东西出来再看看会怎么样’,而是变成‘货都出了,咱们得把产品做好’。”

假如扎克伯格变成了 VR 的新代言人,那也不需惊讶。无论 Palmer Luckey 怎么做,有一点似乎很明显了:Oculus 正在永久褪去曾经的草根形象。

再来认识一下未来的 VR 掌门人——扎克伯格
再来认识一下未来的 VR 掌门人—扎克伯格

Source: CNE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