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ZeniMax vs. Oculus VR,我们知道些什么

0

在过去的两周里,ZeniMax Media 和 Oculus 已经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 Earle Cabell 联邦大楼和法院当庭对质,流出大批当年的有趣故事。

ZeniMax 宣称 Oculus Rift 头显是用他们的技术打造出来的,由 John Carmack 在2013年离开分公司 id Software 时所窃取。另一方面,Oculus 认为 ZeniMax 的诉讼是“浪费”和“垂涎那些他们没有愿景,专业和耐心来打造的技术。”

由于 ZeniMax Media 对 Oculus 是一个基于陪审团的审判,两家公司都试图通过辣椒配方和自行车改装等这种简单易懂的大白话来描绘复杂的技术,以赢得陪审团。在这一周,双方都试图在对方的证词中寻找漏洞,也导致事件变得火药味起,混乱不堪。以下为基本信息的整理。

每个人都爱/恨 John Carmack

John-Carmack-at-the-University-of-Texas-at-Dallas

John Carmack 从1月10日上庭到1月12日才离开。身着米色西装,脸上都起胡渣了,Carmack 看起来恨不得赶紧逃跑回去码代码,或者进入 VR 里,而不是给 ZeniMax 律师 Tony Sammi 解释,他“不会用 Mac,除非受到胁迫。”ZeniMax 则把 Carmack 描述为一个“有着传奇经历和极高能力”的程序员,并声称如果没有这位 ZeniMax 员工的帮助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 Rift”。

Sammi 的问题,集中在指控 Carmack 使用 ZeniMax 所拥有的电脑来开发 Oculus Rift,在2013年离开公司后,通过 U 盘把数千个文件和电子邮件带走了,并教唆 id Software 的5名员工离开,把“ VR 测试台”代码用到 Oculus Rift 上。Carmack 说他在他衣柜里发现了一个 MacBook,里面包含了 id 的『RAGE』代码,以及所属 ZeniMax 的文件和电子邮件。

根据 Gizmodo 之前的一篇文章,Carmack 承认,“我复制了一些我不应该有的文件。我认为窃取是一个比较过分的说法,因为我没有受益,ZeniMax 也没有遭到损失。不过我不应该这么干,但我干了。”Oculus 的律师 Beth Wilkinson 也说 Carmack 不该复制这些文件,但同时强调在原告提起诉讼的一年内 Carmack 都已经把文件提交归还了。

然而,Carmack 还是把枪头瞄准了 ZeniMax,声称他们从来没有支付他的遣散费。他还说他“根本没有参与[五名 ZeniMax 员工的招募]”,并认为 Oculus 并没有从拷贝到 U 盘里的文件受益。当 ZeniMax 威胁说要让专家来分析,看看到底这些代码有没有给 Oculus 带来好处时,Carmack 简单回应,“是的,我期待着看到你们的分析。”

2014年5月1日,Carmack 发了一条 twitter:“我以前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去申请过专利。Zenimax 拥有我所写过的代码,但他们不能拥有 VR。”

二十亿?其实是三十亿噢!

brendan-zuckerberg-touch

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和 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Brendan Iribe 于1月17日至18日上庭。他们揭露了一些让人惊讶的新数字。

问询开始还没多久,Zuckerberg 就提到 Oculus 收购的总成本接近30亿美元,而不是之前为大众所知的23亿美元。纽约时报的 Mike Isaac 发推特记录了 Zuckerberg 的发言,“我们收购公司花费了大概二十亿美金,额外还花费了七亿美金留下关键员工,三亿美金为协议对赌的开销。”

然而,在他的证词的剩余部分,扎克伯格说他没有跟上其他被告的证词,并称他相信他的法律团队。

“他们不会让我花很多时间在他们认为不可信的事情上,”他说。

如果 Zuckerberg 有说了任何重点,那重点就是他强调“Oculus 的产品是使用 Oculus 的技术来打造的。”

LuckeyIribe 更详细地描述了当时 Oculus 和 ZeniMax Media 之间的一些交流情况。他们希望 Carmack 以技术顾问的方式兼职 Oculus,并提出了2%的股份给 ZeniMax(还都没算给 Carmack 的)。而贪得无厌的 ZeniMax,直接抬价到15%。这让 Iribe 觉得简直是“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Luckey 经常在说话前说“要说清楚啊”,只要当他觉得投影机上显示的证据没有传达出当时的情境。Sammi 提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联合创始人 Nate Mitchell 希望每个人都停止通过电子邮件讨论法律事务,因为电子邮件记录是“永久的”,导致 Sammi 质问 Iribe:“永久怎么了?你心虚个啥?”

那么,现在情况如何呢?

Ian Hamilton 在 CEO Brendan Iribe 的帮助下,在公司的 Irvine 办公室体验了 Oculus VR 虚拟现实头戴显示设备。

目前,案件集中在源代码以及到底 Oculus 使用了它没有。

在 Iribe 离开以后不久,Sammi 召唤了普林斯顿大学的 David Dobkin 教授上庭。他声称通过分析 VR “实验床”代码后,他“完全肯定 Oculus 复制了 ZeniMax 的代码。”

接下来,原告又召唤了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 Michael Gleicher 教授上庭,但还没等他描述完他在 VR 中的体验(也是逗),这天就差不多结束了。ZeniMax 的主席兼 CEO Robert A Altman,将在周五上庭。这些结果,以及 Oculus 律师的回应,还是有所看头的。


Source:UploadV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