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在11月16日公布并发布『谷歌地球 VR』,震动了整个 VR 群体。『谷歌地球 VR』的强大、华丽及其探索上的自由度,在所有的 VR 爱好者中即刻引发了一片叫好声。然而,人们很快发现,这么好的 VR 应用,却只有 HTC Vive 用户才能体验到。

非 Vive 用户尝试打开该应用时,会收到提示称“『谷歌地球 VR』目前只支持 HTC Vive”。

untitled

对此,谷歌方面回应称:“我们想要确保在每一个平台上所发布『谷歌地球 VR』的体验效果,而这需要时间。敬请期待!”

『谷歌地球 VR』是继『Tiltbrush』之后谷歌出品的第二大 VR 应用,而两者都采用了 HTC Vive 平台独占策略。谷歌这么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对此,『谷歌地球 VR』项目产品经理 Mike Podwal 在接受采访时曾作出如下解释:

Podwal: 从一开始,我们跟 Valve 的关系就特别好。当初好像是2014年中到年底那段时间,我们拿到了 Vive 开发者套件,用来打造我们的第一批原型 demo……但我们也确实在认真考虑跨平台兼容问题。

谷歌对『谷歌地球 VR』所采用的平台独占策略,反映出了我们在其他开发者身上也能看到的大致思路。Rift 和 Vive 虽然功能相近,但是由于采用完全不同的定位追踪手段,导致它们发展成了分庭抗礼的两大不同平台。这就使得,开发者在打造大型房间级 VR 体验时,不得不从两者中选一个作为主打平台,之后再考虑其他主流平台的兼容问题。

不过,Facebook 作为 Google 的最大宿敌,Google 不把他们的应用放入 Oculus 商店也几乎是意料之中的状况。除了 Youtube 应用一直没有登陆 Gear VR 以外,Google 还有封锁在微软商店的第三方独立开发者开发的 Youtube 应用调用的官方 API 的先例。

earthvr_manhattan


Source: UploadVR

14 COMMENTS

  1. oculus两大失误:1、墨迹,touch的研发和发布效率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大公司所为;2、对中国市场的忽视。这两个战略决策的失误让他们错过了太多机会,生生把绝对优势变成了当下局面,甚至第一梯队的位置隐约不保。

    • 其实这个要辩证的看。1,touch早在2014年中就有原型,但他们把CV1标准订得太高,要求重量、续航、人体工程、匹配软件等等,一下子让工程量变得很大。反观Vive,基本是开发者套件的水平,并不适合给普通消费者用。2,这个锅Oculus没法背。明明知道是中国自己的原因,为什么要让他们背呢?

      • 第一点:从一个技术驱动型的公司来看,他们确实是在营销和策略上有效率问题,touch发布慢除了他们标准高,始终在维护自己的独占圈子也是个点。不反对独占,但是圈闭就有问题了;第二点,入华如果想要公关的话,是完全没问题的,一定有办法,毕竟游戏主机都开放了,捆绑、软件限定(过审)都是路,20亿金主一定有办法。但一方面产能不足,另一方面oculus确实不上心中国这一块。整体看,主观原因占90%以上。

        • 第一点,如果没有Vive,Oculus绝对不会走独占,这个他们早就说过,但Vive上来都不是用做产品的心态来做的(对普通消费者太不友好,安装麻烦,门槛高,几乎没有人体工程学设计),而是往参数上绝对压制Oculus去做的,这是Valve的策略,Oculus不得已才走独占路线的,不然他们直接就挂了。
          第二点,你还记的扎克伯格今年三月访华么?他老婆是中国人,他甚至自己都学了中文,来清华中文演讲。就这样还没搞定。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今年初出台的文化产业政策,直接连合资都不允许,搞得连苹果的电影和图书商店都关闭了,三星原定今年初在国内发布GearVR的计划全部泡汤。不要拿什么都能靠公关搞定说事,在这里政策是最大的,其它都得靠边站。所以你这个主观原因占90%也太主观了吧?意思让Oculus把核心研发全抛弃,就来搞中国?

          • 你说的有道理,但1、VIVE也并没有那么不堪吧,至少目前来看,其提供的体验还是oculus没法比的,touch这一块也是见仁见智了,手柄虽好于vive,但算上拖延时间来看,半斤八两了。另外安装问题,在inside-out追踪问世之前不能避免,oculus三摄像头只会更复杂。valve的策略一向是全开放,不一定正确,我其实也不反对oculus独占,但如果想做标准,那么支持自己独占的同时,硬件应该有开放的态度,给予开发者更多空间和时间;2、入华的事情,并不是说纯粹靠公关,现在政策在严卡的背后,其实从另外角度来看是有一定的开放性(本人就是文化行业,独立带团队五年了),你要纯血统进入中国,不可能,也别想绕圈子,想进来就接受本土化改变,比如软件换平台,内容独立过审,一揽子解决是不可能的,老美这一点很固执,反而小扎之前的一系列举动表明他是想通过公关解决的,这种思路还停留在习大大上台之前时候,那么这个市场就玩不转。相反日本人就很聪明。另外facebook社交平台的血统,这个身份不避开,进来的可能性几乎为0,除非oculus以独立法人身份在国内重新搭建社交平台。总体而言,facebook不想扔掉的东西太多,不符合游戏规则。

  2. 效率方面,跟 Oculus 被 Facebook 收购也大有干系。拿人钱财、做人小弟,成了 Oculus From Facebook,就要服务于 Facebook 的社交属性。于是我们看到原本的一家硬件小公司,要按指示去打造独占内容,还有人物社交化身神马的

  3. 1,在我看来Rift是要好的,另外我们这里有Touch已经一段时间了,整体设备的稳定性都比Vive要好。多数情况下两个摄像头完全够,除非把手柄档在自己身后一点点的位置,而且跟踪回复也很快。我说了Rift面对Valve是生存问题,都不是定位问题,Valve的开放是实质上的独占,他们打的是Steam vs. Oculus Home的战役而不仅仅是硬件层面而已,Oculus Home 的体量,走开放路线直接就没有希望了。Valve嘴上说开放,实际上他知道在目前的平台下他的控制力是最高的,所以他倡导开放,他希望Oculus能给他打工,把Oculus出钱出力做出来的东西都能被他兼容。你看脏活累活Valve一概不碰,硬件全外包,这样出问题了锅都可以丢给HTC,最麻烦的物流和售后都不用管,他坐享其成就好。如果他真心是开放平台他不会那么抵制Windows Store,甚至自己去做Steam Machine,然后大力推进Vulkan。
    2,你看这么说就是想让Oculus抛家弃卒,几乎重新创业来投奔中国了,问题是凭什么啊。中国有什么消费品味能支持住Oculus/Facebook对整个VR生态的投入呢?为什么技术都还没完全落实,就要终日去给政府跪舔呢?为什么要对一个完全不按明面规则行事视规则如无物的文化进行大力投入呢?你看三星中国其实啥事没做,但在国内被人莫名其妙搞成这样,几乎纯被公关引导成民族公敌品牌;苹果被315搞,直接把售后政策降级;微软售后本来是换货,结果一年的换货率达到本地销售数量的800%……在中国做事的政策风险太大,完全不可控,上面说啥是啥,你今天攀上的关系明天被撤换掉就完了。VR的技术铺路期还长着呢,这种投入,我衷心不希望他们去做。

    • touch的体验优良我完全相信;另外,要说头显效果是目前最好的也毫无争议。我纠结的就是这厮的效率,完全不像是20亿美金的金主。作为第一批rift的购买者(从DK1时代到CV1),我始终在质疑他们的工作效率,完全没有兑现承诺的能力。另外,面对平台巨商阀门,如果当下就想掰手腕,可能比较难。独占也好,兼容也罢,在VR还没获得广泛认知的行情下,打开局面还得依靠这些旧势力。我觉得我们大多意见一致,唯一让我不齿的就是觉得:如果touch能和rift一起推出,那么许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了,这样一来,现在oculus已经有许多美好的独占以及一大堆兼容的游戏,oc home和valve上都是统治地位,他们的低效以及迟疑让他们错过太多机会,从而一直拿着一手最好的牌却一直走在翻盘路上,应该是团队里都是技术人才而没有其他领域的尖端导致。
      至于入华,一方面我们看到了许多品牌的不顺利,但对于一个电子品牌来讲,这就是商业成本,除非你不想成为世界一流。苹果和三星不论付出什么(其实并不是很高成本),但背后一定是盆满钵满。oc想拉着facebook进入中国,基本意味着短期内没希望了,这样又错过一波。没完没了的错过,然后没完没了亡羊补牢,就是oculus现在的境遇了。rift是这样,touch也是,进入中国也是。

      • 效率一方面是他们急速扩张需要平衡的东西,另一方面其实是大家看东西太表面了,以为别人就是做硬件的;其实别人是做生态的。一个东西从70分做到90分,比起从0做到70花的时间多了去了吧。你认为他们效率低,你把硬件扔一边去看看软件、外部合作这一块的功夫?
        另外先后要搞清楚,不是和Valve扳手腕,是Valve看到Oculus有野心后就想灭了Oculus。Oculus当然希望自己搭生态,而不是做完硬件脏活累活,后面的生态带来的好处全给Valve占去了,所以被FB收购完就自己做了;Valve就是觉得自己吃定VR了所以就出了个东西,不管重量重一倍,软件粗糙一倍,只要参数秒Rift就拿出来卖。
        你希望touch和rift一起出是在你知道了Vive的情况下。假如没有Vive呢?Oculus是按原定路线图走的,在第一代消费级VR头显的情况下他已经改不了。而且你也是从消费者角度出发的,但实际上Oculus是从生态搭建角度去思考这个事的。如果你去搭一个生态,第一个要搞定的是谁呢?一定是开发者啊。Oculus会全方位想开发者所想,提供包括资金设备在内的各种支持;而Valve有资本不鸟开发者,因为他有足够大的用户群,开发者你怎么也要上我平台。
        实际上他们两家也是这么做的。Palmer亲自说过,如果我现在就上Touch,那么那些已经开发了几年,都是用游戏手柄开发的开发者,他们怎么办?另外,Vive上那些游戏,有什么是高质量完整的动作手柄游戏?都是一帮演示、demo和个人开发者的样品软件。如果是一个有想象力有行动力的开发者,早在DK1、DK2时代就上手了,因为他们能看到VR的巨大潜力;只有很多没有想象力或者个人爱好者,才在体验完动作手柄后才觉得VR牛逼。
        再回过头来看,用户量需要有足够好的内容支持,而哪些内容是最容易大量复制的?当然是传统游戏的VR化。类似Edge of Nowhere、Chronos这类准3A大作,只要能处理好第三人称摄像头来降低晕眩即可。如果这个难题能解决了,那么马上就能把古墓丽影等各种大IP引入,为用户带来持续的高品质的3A级虚拟世界。但如果第一人称?加动作手柄?那风险和重制成本呈指数上涨,还有最根本的,移动问题根本没法解决。传送是最傻逼懒惰毫无想象力的移动方式之一。而现在看到的Oculus平台上,对于移动的探索明显要活跃很多。
        因此,你说touch出来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只是自己在意淫而已。很多内容根本就都出不来,就好想多数Vive上的游戏都是垃圾而已。而在这一段用户的新奇感之内,那些不用VR手柄的游戏也得不到用户青睐,第一阶段的VR发展一下子由良性变差了。

        不要再想着入华的问题了,Oculus他们比你聪明,在中国销售一定是比美国差很远的,而且付出的营销成本要比美国甚至都可能高,换你你做?用中国本位的思路思考这种问题,会让你显得很狭隘。现在让你把你的文化产品全翻译了放美国卖,你做吗?做事,总要有点换位思考精神把。

        • 在这里,基本的道理没必要长篇大论,大家都懂。
          但是,其一,小扎自己都严正表明oculus内部存在大量的人力冗余,也已经大换血,包括物流总监都换了,说明他们可不仅仅是扩张的平衡(压根没怎么扩张),而的确是收购之后没有进行优化,从而依旧保持了以前小公司的低效模式,这个谁都知道,没必要洗。想说效率的事情,看马斯克等等,包括微软在这一块效率都明显要高得多。
          至于手柄的事情,无处可逃,克洛诺斯这俩游戏说好也好,其实也就那样,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其实不是VR游戏的真正形态,算是一种讨巧模式。至于古墓级的IP作品,至今没见到。哪怕大厂也是一些新IP。拿事实说话,oculus的游戏品质突出的有限(所有游戏体现出2个字:保守),从他最早涉入这个行业,从dk时代积累的优势来看,是一种吃老本,没有扩大优势。从oculus搭配XBOX手柄来看,这是一种无奈的妥协,所有人都知道,到这里就成了一种对于过去开发者的尊重了?谁都知道VR通过旧作品转制这条路走不通,谁都希望有新的设备接口以及SDK,这会让开发者更有空间,而touch的第一期没有随设备推出,第二期发货笑话般的爽约延迟,连自己人卡马克都嘲讽了,帕尔默被采访时尴尬的要死,实在挺不住了才道歉,连续两步臭棋不是世人皆知?
          说到生态,一听貌似一个高端词汇,但从根子上,这还是一个硬件驱动的利基市场而已,这个众所周知吧。先不急着把V社定义成敌人,一副“你就想我干脏活累活,你就想占我便宜”的样子(利基市场前期全是累活脏活,否则盘不活),至少V社在VR的推动上是正面的,虽然垃圾充斥,但也有一些raw data这样的作品,关键是开放,连雷蛇都能直连,而oculus作为行业鼻祖,反而是一个封闭的心态,要不是实在刚不住压力半开放了,现在他的小狐狸能有几个人在玩?大家在做的都是把0分做到60分,至于你说的90分压根不存在的,第一代VR最多就这样,外设复杂,内容匮乏,不用做梦一下统一江湖,把蛋糕做大做熟再说。
          另外,开发者是真正的利益导向型,用情怀开发?真正用情怀开发的游戏,包括英雄萨姆开发者难道不是公开嘲讽oculus想要买断?这个鸡生蛋的问题完全没意义,谁最终吸引到开发者谁就是老大,没有人公开想要灭掉oculus,我觉得反而oculus的定位是想唯我独尊,过去确实有这个实力,但一系列搞笑的举措之后,现在优势没那么大了而已。
          说了一大圈,就想说,OC要不是被facebook买了,要不是小扎是个人才(所有有效的事情都是小扎在斡旋)……
          至于入华,不是谁聪明谁不聪明,可能oculus得感谢你,将一个现在来讲基本已经趋于同质化的电子产品提升到了“文化产品”的范畴,这就是一个头显而已,至于背后的软件平台(真的以为软件+硬件+买来的开发者就是“生态”?),想要把这些打包的有点老虎吃天无从下口,一步一步来反而有机会。
          我说oc对华态度是有原因的,第一以帕尔默能卷进政治丑闻来看他除了技术上智商真不咋地,第二,今年年中我想买一批oculus作为一些国内资源公关时候用的礼品,需要100台,我发邮件给oc是否能直接通过正式渠道购买,然后分批直邮回来,海关风险我自己承担,给我的回复只有2个字母:NO。而我买hololense,只需要4台,第二天北京微软的人就亲自来了,还提供了一些做线上博物馆的技术支持,这就是区别,明白了?

          • 说实话,如果你是个消费者,偏见点也就算了,可惜你是个创业者还这样,这真的就太狭隘了。

            扎克伯格从来没说过Oculus内部存在大量冗余,唯一的是在接受YC一段半小时的访谈时谈到“重来一次的话可能自己会直接内部做”,不知道怎么到国内就变成扎克伯格后悔买Oculus觉得不值了。看他访谈上下文,他主要是觉得Oculus一开始就在聚光灯下,所以受到很多限制,因此他会觉得这种级别的技术应该就内部搞到差不多了再出来,而不是一直DK1DK2一路上来,谁都可以买,所有开发过程都被人盯着,还被中国山寨。

            关于手柄游戏也好,生态也好,一看你说的话就没直接接触过toC项目开发,可能也是接政府单子比较多吧。大厂投入,育碧以前都说过不到百万的装机量不考虑开发VR呢,现在还不是在Oculus的努力下开发了?但育碧为什么之前说不到百万不考虑?我就问你你觉得收得回成本么?

            VR开发最大的障碍在于开发路线都不明晰。移动都不知道怎么移动啊,怎么去做大作啊?你说一个现在用了移动手柄的完整大作给我看看?Vive不“保守”吧?Steam上的内容一个比一个垃圾,Oculus上的内容一个比一个高质量,你是分不清这个质量,还是Oculus每个内容你也就浅尝辄止地玩上几分钟然后和带手柄的Vive demo比新奇度?

            移植这个东西本来就是Oculus提的,但是“无脑的移植”和“从零开始以VR为中心进行探索最后做出来的东西也是遵循了传统的一些思路”,是两回事吧?你一句“不过是转制”就轻飘飘带过去了?你知不知道,Playful做Luckey‘s Tale之前,做了40多个demo,最后才落到这上面的?他们也是尝试了足够多的东西,才觉得这个确实合适,你以为都跟国内一样上来定项目开始就抄啊?多少人玩你说了算?国内除了开发相关的,有几个真正的消费者买Rift了?这个游戏本来就是Oculus买断给自己平台的人玩的,宣布免费下载的时候Vive都还没出来。如果是Vive出来之后的事,他们要不不免费,要不至少也要兑换码。凭什么要谁都能玩呢?你请客吃饭,也只会请你朋友嘛,我指着你骂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一点都不开放有饭大家一起吃,你最后同意了然后我跟别人说这是我请的,你开心吗?

            竟然说Oculus吃老本。现在就算一个普通人都知道VR要更轻、分辨率要提高,要能全身心进入VR里去。更何况 Oculus 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你竟然说他们吃老本。谁有资格吃老本?已经功成名就,而且东西已经足够好 – 比如说现在已经好到不够专业的人基本分不清好坏了的手机行业,你才能有吃老本这一说吧?VR离这一天的距离,至少还有十年吧?你只要稍微关注点Oculus,有点真正创业者的同理心,也说不出这种话来。不过估计你能拿100台Rift去送礼,也看样子是资源导向的人,不理解技术愿景这种东西。

            如果Vive不出现,Oculus一定是开放的,这个他们前期早说过了,包括之前放出很多免费内容,都是朝着开放去做的。但Valve这一出直接把Oculus打了回去,他们再开放必死。你知道他们在游戏工作室的资金投入么?Valve这么一来,如果Oculus再开放等于说把这些投入全扔给Valve,因为顾客基于习惯只会从Steam上买,那么Oculus的后续的好处就完全没有了,是完全不会有啊!换你,你会做吗?别说这种什么把蛋糕做大这种国内的恶心话。一个个抢蛋糕比谁都快,让别人投入时这话都出来了。

            所以,很多事,你前因后果完全不明白,各种扭曲事实,太以自我为中心。之前还有个事,DK2对中国禁售。然后一堆人就去反Oculus。但事实是什么呢?是因为黄牛已经多到扰乱Oculus对DK2的正常销售了。别人做开发者套件完全没想要盈利,为的就是快速铺开生态,把开发版限定开发用途给开发者用 – 去搭建真正的生态,不是你耳朵听出茧子来被国内说烂了说穿了的生态,国内人就说说,人家是真干!如果你觉得VR就只是“一个头显而已”,那你还做什么呢?你也去卖手机呗,卖笔记本,都是做生意嘛。

            你最后这里更显示出你太自我中心了。别人凭什么卖给你呢?别人硬件不为了赚钱啊。别人要长远的东西,你这100台算什么呢?年中的时候别人发货都发不过来,凭什么给你开后门插队呢?微软做这个是因为别人已经在国内落地而且已经有产能了,政府公关业做得不错对你的口,但要刚发布时你弄台试试?扎克伯格都来吸雾霾赛跑了也不让人家进中国,他凭什么卖给你,卖给你你就能让他进中国?

          • 拜托你看清我的文字?
            1、我从头到尾没有质疑OC的技术能力,只是说20亿的金主,在效率方面的低下,以及帕尔默在运营方面的不严谨,你全篇洋洋洒洒的回复,没有一个字在点子上,另外,我的工作就是做市场战略咨询,这大概就是和一个编辑咬文嚼字的思维不同吧。
            2、我不晓得你的观点是否代表这个网站的观点,不明白疯狂吹捧oc的意义何在;作为新兴市场的开拓者,OC一举一动我比你明白的多的多的多的多(此处一定要强调),但新市场有个大猪原则,建议你读读书再来喷我;
            3、你查查“利基”市场的百科,读读相关书籍再回复,贻笑大方了;
            4、做10000个demo才换来一个游戏也好,不能掩饰其在运营方面效率低下的事实;
            5、小扎来中国,参加了一个中国创业者的会议,是北京文化部牵头的,我有幸也在,至于你说的,我笑笑就可以了;
            6、帕尔默的政治智商世人皆知,只有你(如此看来是这个网站?)在洗;还有生态,你上来就疯狂吹捧,倒也没错,只是你全文除了对这俩字意外没有任何说明,估计除了做好软件,自己垄断平台,也说不出别的了。如果当时北京的会议大家都这个论调,连小扎也会笑死的吧;
            7、全片来看,恰恰不懂战略和市场规则的是你,所以你那套分蛋糕的理论贴吧里说说就好,在网站上,还以网站名字来回复,我有些不知所措,博士和初中生的认知区别;
            8、我没觉得他不入华不对,因为国人永远都有别的选择,只是说他想打包入华基本概率太低,至于别人的确是瞧不起中国市场的购买力,搞不懂你有什么可以沾沾自喜的;
            9、最后,我也没觉得他们应该卖我(还说我100台算什么,呵呵我也没说算什么,恰恰你指出这点,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只是说,这个世界级大企业,对于邮件咨询回复的草率让人惊讶,一个乞丐来咨询我,我也会礼貌回复,哪怕拒绝,至少以sorry开头。我觉得这是人格。而你竟然JJYY说一堆这个的合理性,让人惊讶你的理性,已经粉丝到了无脑程度;
            10、本来想就事论事讨论,结果所有观众看上面的回复,从你第三次回复就开始攻击,我真是浪费时间跟贵网站做这种交流,不明白连小扎、卡马克都出来道歉的事情,就你在高潮……想不通。
            11、这个网站,我放弃关注了,你也不用回复后面的;你若是个敞亮的人,这些评论都别删,我们2年后看看谁的观点是正确的。

          • 不好意思啊。Palmer从来就不是CEO,所以你谈他的运营从何而来呢?你的点又在哪呢?市场战略咨询,你的案例又在哪呢?

            当我说你狭隘,说的是你字里行间里的自以为是和挥斥方遒,完全不贴近实际。你说“我没觉得他们应该卖我”,这不是扯淡么?告诉我,你明知道不应该,你还去做,这叫“我没觉得应该做”?你会这么教育你孩子?

            然后你一副好像我理所当然知道他们是怎么回复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他们是怎么“草率”的回复的?你前文有说吗?既然我不知道,你拿什么在这里JJYY说“我在说他们的回复很合理”?“分蛋糕的理论贴吧里说说就好”?蛋糕理论不是你提的吗我反驳你,怎么成我说的了?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傲慢是从何而来的?

            那,相反,我这边的开发团队和 Oculus 对接的邮件,别人回复得很尽心负责,沟通相当详尽。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的问题呢?如果你都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你觉得别人应该怎么对待你呢?别人卖你100台不愿意卖。我认识的有几个开发团队,别人都是送的,Oculus+Touch。呀,Oculus 真牛,完全不在意巴结你们呢,让你气愤了吧。怎么就不按你的“战略、市场规则”来呢?你做市场战略咨询的逻辑……怎么行不通了呢?噢,原来是纸上谈兵啊。大猪原则?不好意思百度都搜不到。你说niche market,那好niche market上来应该先打一个点吧?那你在在这鼓吹别人现在就要进中国干啥?还要用完全和收益不匹配的政治风险来押注?美国本土才刚刚开始,就跑来中国拉长战线?你这市场战略咨询也太好当了吧。

            我当然有我的观点,怎么了,网站非得都是死的,一副官腔?生态这种东西,你用你自己的成见在套,然后又不接受我说的话,你也没接触过开发团队,不知道他们最需要啥,那我和你说不就是对牛弹琴?

            Palmer,我不管他的政治智商,事实是他去和一个支持trump的组织联系,然后那个组织不太相信出来验证了一下。结果当然不会被深蓝区的人接受。按道理就是个人行为,我不关心也没啥理由关心他的个人行为,何况他已经付出了代价。倒是你不停在这里关注这个,是做toG的工作做多了,站队思维成习惯了吧?我一直在就事论事,我回看我第三次回复没看到哪里在攻击。还是你天天toG对那些表面温吞水底下恶狠狠的情况习惯了?

            我所有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Oculus、Facebook或者Valve,我这里一开始就是看的是真正的VR时代什么时候到来。我只会想,如果在五年之内,有竞争,业界进展会不会更快?还是会无意义地消耗?我现在看到的是后者。你说Oculus效率低,那是你完全不理解“下定义”和“跟随”之间的难度。资本投资还天天要看对标,还不就是觉得未知太飘渺。怎么推进VR,才能让VR更快地让所有人都用上,都想用?你思考过这个问题吗?在只有Oculus之前,你设身处地替Oculus想过吗?你有预想过技术的路线图吗?

            至于放弃不放弃关注这种东西是你的自由,不过一言不合就拿这种东西出来说事好像多重要似的,真的,你太自我中心了。好走不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