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游戏开发者大会 GDC,是三大头显发售之前的最后一个 GDC。各大厂商,无论是引擎厂商,比如 Unreal 和 Unity,或者显卡厂商 AMD 和 Nvidia,都是最后放大招的时刻。抱着见证历史的念想,我们一行人决定飞往三藩,直击现场。

unknown-city

眼看着飞机慢慢经过漫长的雪山山脉和不知是否有人烟的地形,经过了加拿大,来到了三藩的上空。

雨绵绵,但这太平洋而来的阴雨放佛只是为了公路上奔跑着的汽车增加特效,让它们看起来像在冲浪一样。

机场安检时,我面前的黑人边境官有气无力,我说出是来参加 GDC 后他就不再多问。而身后的白人检察官似乎以调戏为乐,对着受检对象大声嚷嚷着:有和你一起来的人吗?有吗有吗?“有…同事”你的同事是谁!“冯……志勇”是吗!他在哪!“在…在那边”指给我看,哪里!哪里!“喏~!”急促迫人的语气催问,让并非母语本来就得想想才能接话的人感觉自己好像真的犯事了。

出来后我们上机场二楼点餐,中餐厅。牛胸肉盖饭,半只烤鸡盖饭,牛肉炒面。机场的整体感觉,和国内差别不大,机场内依然会有玩耍的熊孩子,以及听腻的背景音乐。

打车,机场的车辆引导员很贴心地给我们引导了一辆 Jeep 装下了三个行李箱,不过12英里45刀的价格还是让人肉疼。来到宾馆 City Center INN,毫不出奇地遇到了国内的同行,来自蜗牛游戏,还有一位做教育但是对 VR 感兴趣的人。登记入住,进房。稍事休息,一躺下再醒来就到了晚上8点40,于是决定出去一逛。

三藩初春的雨夜,并不足以让人带伞。环境光很棒,路灯并不耀眼,但却为周围都覆盖了一层光晕,路牌上的字清晰可见。我们走过两个街区,就来到了 Moscone Center,然后绕到它后面,去汉堡王吃了顿晚餐。之后,兵分两路,我和林大师继续绕着 Moscone Center,去两个超市买了些补给,看到沿街坐着的一些流浪汉,主动走过来让我让开的流浪汉形态中年女人,坐在轮椅上但依然拽拽地边走边放着嘻哈音乐的印第安人,超市的咖喱印度店员,拿着音响倍儿有气势唱着 Rap 的黑人,吓得前面想加快步伐走开但又走不那么快的亚洲双人组。路边免费送 Gear VR 的 Sprint 商店,Gamestop 的正店,以及情趣用品店。

Mosone-center-at-night

Gamestop-at-1st-night

free-gear-vr-in-sprint-on-mission-st

eroticshop-on-mission-5th-st

三藩的气味,会是怎样?我好像丧失了嗅觉。

不管怎样,我们来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