噱头,还是真货?来看超级虚拟现实娱乐中心的第一手体验报告!

0

还记得前几天超大的虚拟现实空间 VOID 的报道吗?VOID 是一个混合现实型的体验,把虚拟世界构建在物理世界之上,让使用者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物体并使用真实的道具,比如手提灯,剑,枪等。RoadtoVR 的 Chris “DeepRifter” Madsen 去体验了一圈,我们就来看看他的体验报告吧:


如果我们要衡量虚拟现实的好坏质量的话,临在感是一个基础的标杆 – 所谓的临在感就是你大脑认为这个体验有多真实。当你临在时,这些虚拟的体验会被我们的大脑认为是真实正在发生的事情。因此,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使用者对于虚拟环境的反应会和对真实世界发生的反应没有区别。

有很多方式能为人带来更高的临在感。当你临在时,大脑的某个开关好像被打开了,突然之间你不再是一个观测者,而是一个参与者。来自犹他州盐湖城的这家虚拟现实公司 The VOID,对于临在感的打造,采取的方式简单直接,粗暴有效。

上周,这家公司宣称他们将把商业娱乐级别的虚拟现实带到这个世界,称他们拥有“超前的虚拟现实技术,将允许你以一种完全沉浸和真实的方式,来观看、走动、甚至是感受这个数字生成的世界。比起观看电影或者玩个游戏……在这里你生存其间。”,同时发布了视频。

而 Youtube 上一周两百万的点击量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注意力好像被他们勾引住了。

看起来,他们已经对虚拟现实有了相当的研究,The VOID 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订制系统比如 VR 头显、无线位置跟踪、身体追踪、3D 立体音效、力反馈以及物理道具、真实环境互动等方式来最大化使用者的临在感。

VOID 称他们接下来的 VR 头显”The Rapture”会有一些专门的功能,以及拥有比 Oculus,HTC/Valve 和索尼目前产品都要高的规格。CEO Ken Bretschneider 说,由于它们的定位并非消费级的家庭用头显,因此他们可以不计成本地来打造一些头显,让临在感大大提升。

VOID 的硬件原型过段时间也会宣布,而 Ken 也希望能尽快把我们这群成天希望进入虚拟现实的人快快送上西天。The VOID (Vision of Infinite Dimensions) 将能通过把虚拟现实和真实世界结合起来让个人、家庭和朋友共享交互式的体验。

踏入 VOID 的世界

James Jensen 是 The VOID 的技术总监,将作为我的导游来让我体验“Pod”的原型,也是他们打造的一个真实/虚拟环境。我跟着他来到了后台实验室(不能拍照)并看到了一些舞台装置,比如通过一堆可移动的墙壁来创造的移动回廊,不同大小的房间,道具以及环境特效装置等。这是个900平方英尺(90平方米左右)的舱室原型,之后可能会扩大到3600平方英尺。

the-void-mixed-reality[1]

这个舱室被设计成能将物理建筑结构和虚拟世界整合到一起,如果我在虚拟世界里看到一个栏杆,那我伸出手去也能抓到一个物理的栏杆,这样就极大增加了使用者的临在感。而艺术家们能将他们的想象力遍布到完整的空间之上,打造出完整的360°3D沉浸式体验。

当然,开始体验前我需要先装上装备。来到更衣室,Jensen 给了我一个背包,其实是一个小机箱,里面是订制的主机系统。当我背上时,其实我是比较吃惊的,这个铝制的背箱比看起来轻巧多了。把绑带绑紧,Jensen 说在上市时,这个箱子还会减少一半大小。

the-void-backpack-computer[1]

接下来是头盔,里面有对讲机,一个 Oculus Rift DK2 以及位置跟踪的设备;这些都是暂时的替代品,直到他们准备好把订制的设备展示给公众了。体验当然是全方位无线的,而我的位置被天花板上好多摄像头进行跟踪着。我穿好这堆东西,站在控制室里,等待着他们进行初始化校准。

好了。

我回过头来,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门出现在了房间里。我前后移动身体来看着这个传送门被水波状的光覆盖的表面,然后深吸一口气,如同爱丽丝梦游一般,一头扎进了 VOID。

貌似,我来到了一个工厂里。由于没有线,我可以随便在这个虚拟渲染出来的世界里到处走动。走了五步,我心跳加快,这种无线的感觉让我觉得像是走进了梦里。十步之后,我来回走动摇晃脑袋来看看是否会把这种幻觉给甩掉。没有明显的延迟和不准确的跟踪,我的物理位置和虚拟位置感觉对应得非常不错。

临在感是逐渐增加的。当我伸出手去触摸那个箱子时,摸到木头的触感让画面的真实性成倍增加。我甚至把身体重量往手上施加做俯卧撑,然后抬回身子。道具的位置感觉是完全对应的。

在这里面,你可以把真实世界理解为材质,而虚拟世界就是增加纹理贴图

几步之外有一个长板凳在召唤我过去坐它。我停了一下,想起当年在实验 Oculus Rift 的自带演示时希望拉动一个虚拟桌子结果一屁股坐下去的体验。于是我怀疑地问导游那是不是真的。

“相信你的内心。”他说。听到这么有哲理的话语,我顿时全身充满了力量,走过去坐了下来。果然还是一一对应的。

不过,有一点我之前没料到 – 这其实也是一个魔术师的巢穴。The VOID 的创意总监是 Curtis Hickman,已经有了20年的魔术经验,和什么大卫布莱恩啦,兰斯波顿啦,都是好朋友。他和大卫科波菲尔一起制作过一个大型幻术,克里斯安吉尔最近的 Mindfreak 系列节目也采用了他的一些创意。此外,他也是一个得奖的视觉效果和动画艺术家。

和 Curtis 聊了一下关于设计这个舱室的虚拟体验以及如何通过舞台设计来达到最大化效果,如何通过同时使用虚拟物品和真实物品来制造一些幻觉,可称之为是“数码魔术”。Hickman 对于打造这些体验看起来有着相当大的热情,因为他正用着他的魔术、舞台知识来操控参与者的大脑。

我第一次被他蒙的时候,发生在我即将离开一个虚拟的房间之前,那时我正站在一个非常长的直线走廊末尾。我一边看着数码生成的阳光照耀着的无人走廊以及漂浮着的尘埃,一边从头走到了尾,而来到末尾后 Jensen 让我停了下来并让我打开头盔,回头看。这个走廊根本就不是直的,尽管我的大脑以为是直的。看着这个弯曲的走廊我看不到出发点。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经历了所谓的“引导行走”。

the-void-redirected-walking-hallway[1]

引导行走,是一种通过微妙的视觉改变来从潜意识引导受试对象的行走方向,同时让他们认为自己完全在往前行走的技巧。这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我们的视觉感知完全覆盖了我们的前庭感知,这就是俗称的鬼打墙。利用这点,鬼可以让我们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不停绕圈圈。突然之间,实际的物理空间大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使用这种技巧来和特殊订制的道具、舞台结合,能打破物理的界限,创造无限的可探索空间。这带来的可能性,会多多少?

绕着这个虚拟厂房走了一段后,我已经完全不清楚自己在真实世界的位置了。我走过一个门,发现这个厂房是插在一个悬崖上吊在半空中的,离脚下的外星地面差不多好几百米。我站在路上,一切异景尽收眼底。当往边缘走时,一阵强风吹得我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离边界还有一点距离,我已经呈下蹲状态了,而衬衣随风起舞,拍打着我的小身体。

当然,虚拟现实没法消除我们的记忆。我完全知道自己是在一个模拟装置里,我的导游会确保一切安全。但知道这点并不意味着明白这点,尤其是当我发现我得逼着自己往前走才行。这种小纠结类似于儿时你在台子上,爸爸在下面哄你让你别怕跳下来他会接住你一样。

Curtis Hickman (左) and James Jensen (右)
Curtis Hickman (左) and James Jensen (右)

终于,我抱着死就死的心态,往前跨出了脚步,迎接我的是……空气!一瞬间我惊慌失措,具体我有多失态就不描述了,不过边缘下面的物理距离大概三十厘米的样子。Jensen 哈哈大笑,说他们发现只要一点距离就能搞死普通人。Hickman 好像在后面笑。我不开心。

演示的最后,是走进一个电梯上去第二层。当我走进去之后,视觉上的上升和脚下的震动让一切无比真实,而这个没有扶手、周围开阔场景净收眼底的开放式电梯让我膝盖发软。当看着刚刚走过的平台离我脚下越来越远时,这个幻觉完全没法破。我来到了第二层,但在现实世界中,实际上我一动也没动。Jensen 说,他带人过来这里,经常有人趴着对着地板喊他(以为他在脚下),而不知道其实他就在面前。

不情愿地回到准备间,我拿下了身上的装备,调整情绪状态。作为虚拟现实的老玩家,DK2 的所有者,试玩这种无线跟踪的大型环境还是非常爽。美妙的时光总是短暂,当百万美元的投资投进这里确保了这个娱乐中心的质量,一群理解虚拟现实魔法的天才艺术家在努力工作,还有订制的高端沉浸式虚拟现实设备,VOID 将会成为大型虚拟现实娱乐方向的领军者。

Void-CentersFix


Via:RoadtoV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