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press]

今年7月份的一个周四晚上,我收到朋友 Coby 发来的短信,说他被邀请携舞伴一起参加一个 AR 锐舞(raze)。Coby 自去年夏天搬来之后就一直活跃于各种 LA beats 现场,所以 AR 锐舞这类活动很明显就是他的菜。这场锐舞从时机上来说也很疯狂,因为 VRLA 刚刚宣布举行了号称为世界首场的 VR 锐舞。最终,AR 锐舞成功地挑起了我的兴趣。

因为要报名参加,我打开了这个名字起得很恰如其分的网址:www.itstimetohavefunagain.com。网站上很醒目的几行未来主义风格的文字向我叫嚣着:“一段从结束通向开始的旅程”,以及“唤醒感知的平行宇宙”。我按照指导下载了用来在锐舞上体验 AR 内容的 Ultratime 应用,接下来就是等到周六晚上去爽一把了。

ar-raze-box-ext

成功抵达活动现场,把车停在洛杉矶市中心的 Hooper 那里,一个明晃晃的街灯把  Sam’s After Dark 俱乐部的灰泥墙照得一片雪亮,已经能隐隐约约听见地下传来的电子音乐的声响。

我走进 BOXeight,中间途径好几个衣服架;一个长凳摆列出了一个被灯光照得雪白的拍照区。继续往前走,我看到一辆喷着霓虹漆的旧吉普自由光,再往里就进入吧内了 — 一个贴满了小方形纸的孤岛,纸上印着别致的二维码。

ar-raze-Jeep-2

我在后院找到了舞台,那里的人们都已经挤成了一锅粥,随着节奏开始热身起舞。座位区跟其他区域之间用一个很漂亮的艺术品隔开,座位上还摆放了很多小抱枕。在后边,一个瀑布喷泉在向池子里注水。院子水泥墙的隔音效果真不错,我是足足过了两分钟才注意到,头顶上居然有月光透过薄雾照进来。

我又退回去找酒喝。这时候我感觉到了现场环境的美妙 — 我对污秽不羁的仓库风格一向由衷喜爱,而这里艺术性的布局则完美地契合了一场被设计来拥抱未来科技的盛事。

ar-raze-Bar-Detail

在等待一位个子高挑、身穿高腰短裤,戴蕾丝胸罩和短项链的酒保帮我调酒时,我看到砖墙露出的部分到处都贴着海报,上面印着与之前在酒吧看到的相似的二维码。我觉得,这些可能并不是什么主题装饰,而应该是 AR 触发器。干嘛要等着 AR 来找你呢?

于是我打开了之前下载的 Ultratime 应用,点击“移动手持”模式,之后拿起了一张纸。等了一会,二维码扫描成功,一个梦幻般的光球显示了出来。

ar-raze-MKU_Augmentations

当然,我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越来越多,开始有更多的人以类似方式探索 AR 这一块的内容。有位女士跨蹲在我旁边的一盏灯上方,把一张纸举到自己两腿之间的位置。她尝试不同的角度来扫描纸上的二维码,最后终于搞定的时候一声满足的“哇”破嘴而出。

她走开了一下,再折返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新的海报,上边画着黑白同心圆,中间用红字写着“提交”字样。当用手机扫描出一个紫色旋涡的增强效果时,这位女士又喊了一声“哇”,而且比刚才那次还要大声。这时候一个戴着 Cardboard 的男的走来过来,跟她一起看旋涡图。

ar-raze-girl5-light-5

然后那男的就走了。这时候女士发现自己没法一边拿着东西一边与增强效果进行交互,于是就看向了我。“喂,那个谁!”我拿开了挡在眼前的相机,看见她把印着二维码的纸递给我说:“能帮我拿着这个吗?”

虽然姿势有些尴尬,但我还是帮忙了。她凑近了看那个增强图景,让手指从里边穿了过去。之后对我道了一声谢,她就兴高采烈又去找别的二维码了。这时候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奇装异服出现,两个小丑穿着波尔卡圆点连身裤,脸涂得很花,留着鲜明的爆炸头,在拍照区跑来跑去地跟客人一起拍照。

ar-raze-Clowns-3

一个戴着发光翅膀的天使闪亮登场。

ar-raze-Angel-1

Coby 在继续演奏,接着是舞蹈表演。精心排练却顺其自然的舞蹈,现场嗨爆的音乐,不知不觉间给人一种身在剧场的错觉。这场表演是一个名叫 Sisely Treasure 的复兴派全能艺术家策划的,她向我解释了他们是怎样展现出这样一种自发式即兴感觉的表演。

“我们是在我家客厅里进行的舞蹈彩排,用的是 Coby 的 Youtube 视频剪辑。”Treasure 事后告诉我说:“当时真挺难,Coby 所有的演出都是即兴的,甚至演奏了一些和平时完全不同的歌曲。我们尽量配合着他的音乐进行舞蹈,最终的效果也出乎意料地浑然天成。”

ar-raze-Dancers-13

现在人们都在等待着那些旗帜性的 DJ 上台:Steve Loria、Koolaid、Ron D Core、Blood Red 和 Jacqueline Ledy。其中 Koolaid 和 Ron D Core 也参与一起组织了本次锐舞(其他还有 Kari Lambou、aka Trauma 和 TVI13)。Treasure 解释说,这些可都是大腕儿。

她说:“这些人中有些是洛杉矶地下音乐圈里最有名的 DJ,90年代搞当时最风靡的锐舞的就是这帮人。”

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例如 Ron D Core,撇开其它很多令人肃然起敬的成就不提,他还是标志性的 Dr. Freecloud’s Record Shoppe 的创始人和共同拥有者;Koolaid 则在90年代初的时候与 Stephen Hauptfuhr 共同创立了电子雏菊嘉年华;而出于对迪士尼的毕生喜爱,Hauptfuhr 让电子音乐与嘉年华文化有了交集,以一种闻所未闻的方式将两者相结合。在那之后,他还有了很多其他的头衔,包括当威廉姆斯姐妹的专用厨师。人体实验计划(MK Ultra)则标志着一个传统激情的回归:打造前沿的现场活动。

ar-raze-Crowd-Dancing-6

“这帮人居然又开始办 Party 了,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Treasure 称:“现在情况已经变为,Party 成了一种装置艺术的体验。”

AR 是重燃 Hauptfuhr 兴趣的一个重要原因。几个月以前,他正想着要搞一个生日 Party,刚好赶上他的朋友 — Smart Digital Networks, Inc. 联合创始人以及 TVI13 执行总监 Jerry Hesketh 一个劲对他鼓吹自己见识到的 AR 技术有多牛。一番对话就此展开,接下来就是历史了。

“我一直都在努力进行创新 — 这话听起来好二(大笑)。”Hauptfuhr 说:“我一直渴望能完全凭着好奇心去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情,由着个人意愿倒腾新奇的东西,也一直在努力突破个人边界。在挺长一段时间没再办 Party 之后,我绕了一圈又想要结合 AR 去做点什么东西出来。我想,在未来挺长一段时间内,我对 AR 的兴趣都不会缺失。“

MK Ultra 并非是为了重拾昔日荣耀。他们合作组织本次锐舞,其实是想利用 AR 所带来的新的可能性,来找回那种参与经历一个全新事物最初开始的感觉。一个前沿的时刻。

“以前90年代的时候,我们要驱车到科斯塔梅萨,拿到一张宣传单,用付费电话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再驱车去地图点(map points),买一张地图,花钱买票,然后再大老远奔赴那些奇怪仓库参加说不定几小时内就被投诉关闭的活动。我们当时就是这么过来的。“Treasure 说:”当时人们搞这些都是鬼鬼祟祟的,因为害怕办不成,于是到最后,你可能就出没在那种简陋的仓库里,里边有两副扩音器,用来供电的几组发电机整个夜晚几进几出。这种事情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你知道吧?“

ar-raze-MKU_SiselyfriendsAugmentation

打付费电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即便是在网络发达的现在,仍然有很多办法能让人们惊奇,吸引人们自发聚集。在这么多的方法里,Hauptfuhr 看到的是把地图点再次利用起来。

他说:“我想做的是,人们到了地图点之后,发现从地图点到 Party 举办现场,这一路的街道上都有我们张贴的 AR 触发器。”这听起来跟 Niantic Labs 与 Google 联合打造的『 Pokemon GO 』和『 Ingress』有点类似。

而这仅仅是他们所构思的大计划的开始。但是要将其变为现实还需要时间 — AR 技术发展需要时间,让人们接受 AR 也需要时间。即便是有任天堂的 『 Pokemon GO 』加以提倡,AR 也不过是刚开始向主流文化进行渗透。Hauptfuhr 的想法并不是要向人们灌输 AR 应该是什么样的,而是让人们自己去搞清楚这一点,根据自己的情况去探究。

“在策划这次 Party 的时候,出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比如有人讲,‘哎,我们应该在地上放个标志,告诉人们就站在这里’,这时我就会说,‘别!这可不是穿越古根海姆之类的玩意儿’。”Hauptfuhr 表示:“我是个很喜欢 DIY 的人,所以我想让人们自己去把事情搞定。可能我有些太激进了,但是说到底我只是不想画一些条条框框告诉别人要怎么做。锐舞的整个意义就在于跟人互动。”

ar-raze-AR_5

而 AR 很明显将会颠覆我们的互动方式,所以锐舞就成了对这项技术进行社会“测试”的绝佳场合,没错吧?我们都已经习惯于与智能手机之间的特定交互方式。看到有人在用 Snapchat 而不是去体验 AR — 甚至于在这样一个 AR 锐舞上,有参加者拿着 Cardboard 让人体验沉浸感受 — 就表明 AR 的推广还需要一段时间。利用这些东西来号召人们聚会,能够彻底打破公共场合的这种“屏幕”隔离。

之前提到的两个小丑中,其中有一个是 Hauptfuhr 的朋友,一直专注于“保存”他所经历的东西。

“他一直就执着于把自己看到的都记录下来,”Hauptfuhr 说:“而我会说,‘没必要,当时经历的才是意义之所在,只需珍惜眼前!’你当然可以拍照什么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时你要真真切切的去体验。”

到了凌晨,更多的人开始赶潮流,纷纷扫码体验 AR,恭维着传奇 DJ 的一些杀手级作品。霓虹呼啦圈开始出现,还有那个躺在后面水池里的美人鱼。

ar-raze-HulaHoop-2

“所以特别多的人都很感兴趣,”Hauptfuhr 说:“很多人跑来向我问来问去,很兴奋地讨论着,想多了解一些。”

看到 AR 在这样低调、有趣、生动的表演形式下所产生的的反响之后,MK Ultra 背后的这帮人开始着眼于未来的可能性。这么多人被 AR 所惊艳并且愿意接触这一技术,这让 Hauptfuhr 大为激动。但是作为一名不断追求对自我和工作进行提升的艺术家,他已经想好了使用学习经验的方法。

“你现在在所有的电子舞曲音乐活动上看到的一切,跟 AR 比起来都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 这一技术能让你创造出你想要的所有东西。”Hauptfuhr说:“舞台表演有着太多的可能,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你可以在所有地方布置各种 AR 触发器;怎么说呢,它就像是一种合法的迷幻药,让你看到一个巨大的机器人从扩音器里跑出来,或是直接破墙而入 — 基本上只要是能在 Unity 里设计出来的,AR 都能把它在现实环境里呈现出来。”

这种随机性感觉起来就像是在玩即席游戏,而这正是 Hauptfuhr 对这种场合所渴望的,是让他对将 AR 与工作相结合感到兴奋的原因。Hauptfuhr 最想知道怎么在办 Party 的时候,将现场舞蹈与增强现实因素进行交互,但是他也清楚这还需要跟多学习和尝试。幸运的是,对我们其他人来说,他和他的同伴们正是做这件事情的理想人选。他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求财(Party 是免费的),而是为了发掘新的表达渠道。

ar-raze-HulaHoop-6

“就是要找回人们以前的那种能量,找回那种别人都还不知情时你就已经在做一种全新事物的兴奋感。”Treasure 称:“办一场仓库 Party,喊一大票人过来喝酒、玩音乐,或是从德国雇一个 DJ,让人们跳一夜舞,这是一回事;而做一件根本还不存在的事情,并且持续这么做,参与到一个正在酝酿、即将发生的运动中去,见证人类的一次进化,这又是另一回事。你在场,但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人们会作何反应。这就像是用不同的方式制造同一种兴奋感。没有谁想要从那一次 Party 中就搞点什么东西出来,他们只是在表达自己的艺术,出于爱好去这么做,并且乐在其中。”

讨论 AR 将会改变计算机、教育、商业的言论从来就不曾断绝,但是不要忘了,它还有着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简单快乐的疯一场这种功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 MK Ultra 这帮人几十年来一直都在做的事情:利用全新的自我表达的方式来“增强”现实。

ar-raze-Jeep-4

跟其他的锐舞一样,凌晨5点钟陆续离场的人们愉悦、劳累,一身臭汗;但是与我在以往的锐舞看到的不同的是,从 AR 锐舞中散场的人,离去时考虑的是这一即将彻底改变世界的新技术的种种可能。

没错,确实是时候再去找点乐子了。


Source:UploadV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