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实境的未来

0

此文为 Techcrunch 专栏作家 Dan Kaplan (@dankaplan)所著,描写了他对于 Oculus VR 被 Facebook 收购,以及虚拟现实本身的看法。

有很多人,都对 Facebook 持悲观,或者敌意的态度。对于这些人来说,马克·扎克伯格不过是一个卖广告的小贩子,用各种激起我们多巴胺的万金油来吸引我们的眼球,换取我们的个人信息。

我想保持更加正面的态度。

我不相信扎克伯格做 Facebook 的初衷或者最终目的是为了提供给广告商们更好的广告方式。给这帮广告商们你可以说是邪恶的力量,仅仅是过程中必须要付出的一部分代价而已 – 利用现有的互联网来创造数以亿计的价值,然后再去寻找通往未来世界的互联网桥梁。

我觉得,扎克伯格心目中 Facebook 的未来是更加广博、更加前瞻、更加科幻的。科幻的一面体现在哪里?这,就和 Oculus Rift 有关了。不过,在我解释这一点之前,让我们先讨论一下虚拟实境(metaverse)。

1

尼尔·斯蒂芬森在他的科幻作品『雪崩』中,想象了一种虚拟实境 – 也就是一个虚拟现实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分裂了的美国人民将自己的虚拟形象投射了进去。

在斯蒂芬森的这个虚拟现实世界里,一开始所有的虚拟形象解析度分辨率比较低,但在技术逐渐进步后,这些虚拟形象越来越生动,直到最后,这些虚拟形象可以完全地模拟使用者在现实中的样子。

小说中,这个虚拟实境是由一些可穿戴的科技和虚拟现实头戴设备来实现的。

而他没有提到的关键点,在我看来可能是为了达成这个虚拟实境所最需要的碎片之一,就是 Facebook。

1

在我们预见得到的未来里,如果我们能将自己的虚拟形象投射到一个所谓的虚拟实境离,那那个形象也很可能模糊僵硬,和生活中的我们有很大的不同。这些形象有的会是假名,有的甚至完全是一个幻想出来的生物形象,比如很多不会社交的挫男们在魔兽世界里喜欢当一个性感暗夜女精灵。

而更久之后,我们的虚拟形象将和真实世界里的我们非常接近,无论是长相还是行为状态。当我们在虚拟现实世界里社交时,我们将会和朋友们在一起,只要有足够的带宽,无论何时何地。

当然,以上两种状态更有可能会长期共存,后一种状态在技术上也许需要一些更严格的身份验证,能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我们声称的人,我们的朋友是谁,我们的性格如何等等。

换句话说,它需要一种东西,一种非常像 Facebook 的东西。

1

各种各样围绕着社交、地区和移动设备的炒作宣传(有的货真价实,有的是泡沫),在虚拟现实和社交网络的面前,都将不再有效力。

当游戏业开发出标准的虚拟现实界面,以及可靠的沉浸式体验后,马上就该创造一个更加意义深远的概念:一个可以让你和朋友、同事以及有趣的陌生人共存的虚拟空间。

虚拟现实吸引人的点在于它形式的自由上 – 在现实世界中永远不可能做到的自由。想在你家乡上空和你的女朋友飞行?没问题。大峡谷?马上就到。想在最豪华的会议厅里开会?去热带沙滩上怎么样?

无穷无尽。

1

Facebook 在移动大潮中迟了一步。无论是安卓还是 iOS,它的无所作为都将导致它本身作为媒介的风险。

而这个威胁也是 Facebook 建立 Facebook Home 的主要原因:围绕谷歌采取迂回战术,逐渐控制安卓设备上的流量和注意力。

不过,Facebook 没有成功

但是扎克伯格有着自己的愿景。他知道智能手机和平板,并非未来的唯一入口。而如果他找不到下一个平台的话,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了。

如果你还没有体验过虚拟现实里的临在感,或者想象力贫瘠得连这都想不到,那么你可能和那些愚蠢的分析师们一样以为虚拟现实并非下一个平台,而仅仅是一堆技术宅们在资本运作下搞出来的噱头而已。

但是并不是这样。在虚拟现实里体验到的临在感 – 你的大脑相信你真的在那里 – 这种感觉和以前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而这,最终也将会以最疯狂的方式来改变现在的世界。

如 Michael Abrash 在“两年之内,虚拟现实能够、应该,而且几乎一定会达到的样子”里指出的那样,为了创造出临在感而所必须的显示技术和处理能力,我们已经有了。而且,尽管还有长路要走,Oculus Rift 比起任何对手离目标都要更近。

当有了 Facebook  的资金以后,Oculus VR 团队将可能更快速地解决现有问题,将他们的产品大规模推向市场。

扎克伯格所说的那样,Oculus VR 将改变游戏。而在这之后,它将改变数码社交。再之后,整个世界。

这一切的一切,20亿美金,简直是天大的便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