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iMax曾想要Oculus的15%

0

Mark Zuckerberg 上庭之后,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和 Brendan Iribe 也在和 ZeniMax Media 的诉讼案中回答了问题

Luckey 在周三的时候对 Oculus Rift 的来龙去脉做了更多细致描绘。

Luckey 面临着来自原告和被告的诸多问题。24岁的 Luckey 深入地阐述了他制作 Rift 的过程,从2012年的早期原型机,到后来和当时尚在 ZeniMax 所属公司 id Software 的 John Carmack 的协作。回答问题时,Luckey 还多次表达了对原告律师提供太多细节情境涉及泄密的担忧,但对方称“只是想把事情说清楚。”

John-Carmack-at-the-University-of-Texas-at-Dallas

一开始,Luckey 签署的一个关于使用 ZeniMax 自己的技术的 NDA 文件被提了出来。当律师读出文件的某部分时,Luckey 指出了律师刻意不去提出另外某些部分。 “当你把文件里一些话故意不说出来的时候,我没法准确地回答你的问题,”

“你没有法律学位,对吧?”律师 Philbin 快准狠,回击 & 转换话题。

ZeniMax 论证的一部分是,Luckey 不是啥天才,没有技术技能来自己做出 Oculus Rift 的原型机。为了试图在法官前建立这一论点,Philbin 又问 Luckey 是否拥有电气工程学位。 “不,”Luckey 回答。然后,又问他是否有工程学位。 “不,”Luckey回答。 “好吧,你没有学位吗?”“没有,”Luckey回答说自己退学了(要我就开始扯人名了,盖茨乔布斯埃里森扎克伯格杨致远……)。Facebook 的律师后来表示,这是 ZeniMax 在嘲讽24岁的大富豪 Luckey。

马上,通过谈起 Luckey 从小对工程和电子的长期兴趣,Facebook 正面怼回了 ZeniMax 试图使 Luckey 看起来像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干啥的小瘪三的阴谋。 Facebook 的律师向陪审团展示了 Luckey 从小订阅的一期电子爱好者杂志『Nuts and Volts』,并让 Luckey 叙述他小时候成天在父母的车库里玩弄电器的故事。基本上,Facebook 称这种必须要读完大学才能打造 Oculus Rift 原型机的说法是扯淡。

在某个休息期间,Facebook 的一个律师貌似在给 Luckey 进行打气,要他降低语速,平和放缓。当这个 Facebook 律师在后来对 Luckey 提出问询时,还要求他说得慢一些。

well-behaved-baby

接下来,2012年时 Luckey 和 Iribe 之间的一个电子邮件链被问到。在讨论 Carmack 对他们公司的贡献时,ZeniMax 提出要 Oculus 15% 的股份,而他们管理层在讨论中只认为 2% 是恰当的。 Luckey 当时说,ZeniMax 提出的这个需求“突如其来,出人意料”。

Palmer-Luckey-Oculus-Profit-1000x613

辩方 Facebook 试图保护 Luckey 作为 Rift 的创造者和一个有能力的工程师的地位,并质疑 ZeniMax 2016年的投诉。在解释了自己为什么选择在家上学(在教室中无法集中精神)后,Luckey 说他从“15或16岁时”就开始“认真研究”VR,并通过“学术文献”了解了这门技术的历史 ,一直在寻找整理出“哪些成功、起作用了”和“哪些失败了”。

为了支持自己的这些说法,Luckey 详细地描述了他在购买了其它一些头显后,开始制作 Rift 的第一个原型机的过程。

他详细介绍了他制作的四个原型,最后一个原型机他曾经于2012年1月在他担任技术员的 USC 实验室里进行过展示。还提及了他与记者 Nonny de laPeña 的一些合作,这个记者在用她自己的 VR 技术去讲述故事。Luckey 在2012年和她一起参加了圣丹斯电影节上,在那里她的作品“洛杉矶的饥饿”出现在一个基本的带有六自由度的粗糙头显里。这个头显不是 Rift,尽管 Luckey 说她的这件作品可以以“一定程度”运行在他的原型机上。

此时,质疑回到了 Luckey 早期与 Carmack 的关系上。他通过 Meant To Be Seen 3D 论坛与 Carmack 建立了联系。

“他是对我的工作感兴趣的最高声望的人,”Luckey 描述了自己发送一个原型机给 Carmack 的决定,“我受宠若惊”“。

timg

2012年4月4日,Carmack 在这个论坛上发布了他收到 Rift 原型机后的使用体验,并声称他会“在下个月去做几个演示”。Luckey 说他随后制作了一个 SDK 来解决那篇文章中由 Carmack 列出来的一些问题。

Palmer-Luckey-input-devices-oculus[1]

在几个月后的 E3 2012 上,Luckey 声称有一些媒体错误地把这个原型机都归功于 Carmack 而非他。Carmack 在 E3 前的一封邮件表达了如果是他而非 Luckey 去展示作品的话,Luckey 可能会受到“不公对待”。一个月之后,Luckey 参加了 QuakeCon 的一个 VR 圆桌讨论,其他参与对象包括 Carmack 和 Abrash(现任 Oculus 首席科学家) ,而展示大厅里就展示了在 Rift 原型机上运行的 Doom 3。

尽管 Carmack 在原型机上运行了 Doom 3,Luckey 声称他从来没有被授予访问其源代码的权限。至于 Doom 3 后来的使用,Luckey 说他都是从“公共来源”获得的。他还说,在和 Valve 的会议结束后,没有留下可执行文件和头显原型机。

在讨论了 Oculus 当时的 Kickstarter 的情况后,原告又弄出 Luckey 的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包含了一句话:“(事后)乞求别人的原谅也好过(事先)请求别人的许可”。

“这就是 Oculus 做事的理念?”律师问。

“不,这只是个大体上的道理,”Luckey 回答。

跟着,直到最近还是 Oculus CEO 的 Brendan Iribe,开始回答问题。他说2012年时他参加了当时的 E3,虽然不是和 Oculus 一起(当时他在游戏流媒体公司 Gaikai 工作,2012年6月底被索尼收购,成为 PSN 的基石),他也没有看到 Rift 的演示。

质疑的部分主要是关于他和 Luckey 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从洛杉矶一家牛排馆举行的晚餐会议上开始的。 那天 Iribe 给了 Luckey 不到5000美元,作为努力说服他与他做生意和启动公司的一部分。他说,虽然那时他不会觉得自己是 VR 专家,但 Luckey 是。

Luckey 和 ZeniMax 之间的 NDA 也被加入了进来进行问询。Iribe 说在2012年底或2013年初的时候被人提起过,然后又没当什么事了。Iribe 不确定这个 NDA 是否在2014年 Facebook 收购时再次提到,后来补充说,有人可能“在尽职调查中提起过 NDA”。

质询方继续声称由 Carmack 编写的代码可能已经用于 Oculus 的 SDK,而 Iribe 反对那些指出 ZeniMax 可能不合作的电子邮件,并且声称 Carmack 的建议并不一定都会被他们认同。

“这是在 NDA 下提供的极有价值的技术建议,所以你才能开发出 SDK,”律师说。 Iribe 则回答说,他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接受建议有什么问题。

之后的时间,问题围绕在 Oculus 团队 SDK 开发过程中 Carmack 的参与程度。


Source:UploadVRGizmodo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